跳至主要内容


香 港 点 滴 系 列

《 香 港 ‧ 多 一 点 颜 色 》 – 序 言

四 海 之 内 皆 兄 弟

「 朋 友 ! 」 「 你 好 好 人 , 我 请 你 食 咖 喱 ! 」 「 佢 多 多 冇 好 人 , 你 要 小 心 ! 」 不 知 是 真 是 假 , 此 等 粤 语 片 年 代 的 印 度 人 粤 语 , 如 今 即 使 在 油 麻 地 街 头 , 也 少 人 讲 了 , 许 多 印 度 人 和 其 他 族 裔 都 在 香 港 住 过 三 代 , 粤 语 说 得 如 本 地 人 一 样 。 然 而 , 难 道 他 们 以 前 说 的 印 度 式 粤 语 , 不 是 本 地 话 么 ?

每 逢 新 春 , 年 青 玄 学 家 开 口 便 说 : 「 肖 羊 的 朋 友 , 今 年 运 程 是 … 」 。 以 前 的 老 相 士 , 只 说 「 肖 羊 的 ( 人 ) … 」 。 这 个 「 朋 友 」 的 讲 法 , 是 否 源 自 当 年 街 头 的 包 头 星 相 家 , 见 了 有 缘 人 , 往 往 以 欢 欣 赞 叹 的 「 朋 友 ! 」 , 打 开 话 题 。 印 度 人 称 香 港 华 人 为 「 朋 友 」 , 我 们 是 否 以 友 相 待 ? 香 港 茶 餐 厅 有 除 了 粤 菜 之 外 , 有 美 式 热 狗 、 印 度 咖 喱 、 马 来 沙 嗲 、 越 南 扎 肉 、 泰 式 猪 颈 肉 与 菠 萝 炒 饭 、 日 式 拉 面 、 葡 国 鸡 葡 挞 与 澳 门 猪 扒 包 、 罗 宋 汤 与 俄 国 牛 柳 丝 炒 饭 。 香 港 人 口 福 不 浅 , 日 日 尝 新 , 然 而 , 我 们 是 否 真 的 如 欧 洲 古 谚 所 言 , 「 口 腹 所 食 , 融 入 心 灵 」 (You are what you eat) , 都 肯 花 心 思 , 去 理 解 异 族 文 化 ?

异 族 带 来 的 , 不 只 是 肤 色 之 异 , 还 有 欢 笑 、 骄 慢 、 疑 惑 、 感 叹 、 忧 郁 、 哀 伤 , 三 衰 六 旺 , 七 情 六 欲 , 不 同 的 命 运 际 遇 、 思 考 方 法 与 人 生 观 。 人 世 间 处 处 缺 陷 , 要 做 到 各 族 平 等 , 诸 色 共 和 , 四 海 之 内 皆 兄 弟 , 真 不 容 易 , 但 是 以 友 相 待 , 以 礼 相 待 , 却 是 基 本 的 文 明 教 养 。 《 增 广 贤 文 》 曰 : 「 在 家 不 会 迎 宾 客 , 出 门 方 知 少 主 人 。 」 在 此 地 不 待 客 以 礼 , 将 来 身 在 异 乡 , 便 会 悔 恨 当 初 。

唐 朝 各 族 共 和 , 文 明 鼎 盛 , 杜 甫 诗 云 : 「 华 夷 相 混 合 , 宇 宙 一 膻 腥 。 」 中 国 乃 礼 义 之 邦 , 汉 族 乃 混 和 民 族 , 你 中 有 我 , 我 中 有 你 , 香 港 华 人 对 于 异 地 来 者 , 不 论 肤 色 阶 级 , 都 应 一 视 同 仁 , 待 之 以 礼 。


何 志 平
民 政 事 务 局 局 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