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 港 點 滴 系 列

《 香 港 ‧ 多 一 點 顏 色 》 – 序 言

四 海 之 內 皆 兄 弟

「 朋 友 ! 」 「 你 好 好 人 , 我 請 你 食 咖 喱 ! 」 「 佢 多 多 冇 好 人 , 你 要 小 心 ! 」 不 知 是 真 是 假 , 此 等 粵 語 片 年 代 的 印 度 人 粵 語 , 如 今 即 使 在 油 麻 地 街 頭 , 也 少 人 講 了 , 許 多 印 度 人 和 其 他 族 裔 都 在 香 港 住 過 三 代 , 粵 語 說 得 如 本 地 人 一 樣 。 然 而 , 難 道 他 們 以 前 說 的 印 度 式 粵 語 , 不 是 本 地 話 麼 ?

每 逢 新 春 , 年 青 玄 學 家 開 口 便 說 ﹕ 「 肖 羊 的 朋 友 , 今 年 運 程 是 … 」 。 以 前 的 老 相 士 , 只 說 「 肖 羊 的 ( 人 ) … 」 。 這 個 「 朋 友 」 的 講 法 , 是 否 源 自 當 年 街 頭 的 包 頭 星 相 家 , 見 了 有 緣 人 , 往 往 以 歡 欣 讚 嘆 的 「 朋 友 ! 」 , 打 開 話 題 。 印 度 人 稱 香 港 華 人 為 「 朋 友 」 , 我 們 是 否 以 友 相 待 ? 香 港 茶 餐 廳 有 除 了 粵 菜 之 外 , 有 美 式 熱 狗 、 印 度 咖 喱 、 馬 來 沙 嗲 、 越 南 紮 肉 、 泰 式 豬 頸 肉 與 菠 蘿 炒 飯 、 日 式 拉 麵 、 葡 國 雞 葡 撻 與 澳 門 豬 扒 包 、 羅 宋 湯 與 俄 國 牛 柳 絲 炒 飯 。 香 港 人 口 福 不 淺 , 日 日 嚐 新 , 然 而 , 我 們 是 否 真 的 如 歐 洲 古 諺 所 言 , 「 口 腹 所 食 , 融 入 心 靈 」 (You are what you eat) , 都 肯 花 心 思 , 去 理 解 異 族 文 化 ?

異 族 帶 來 的 , 不 只 是 膚 色 之 異 , 還 有 歡 笑 、 驕 慢 、 疑 惑 、 感 嘆 、 憂 鬱 、 哀 傷 , 三 衰 六 旺 , 七 情 六 慾 , 不 同 的 命 運 際 遇 、 思 考 方 法 與 人 生 觀 。 人 世 間 處 處 缺 陷 , 要 做 到 各 族 平 等 , 諸 色 共 和 , 四 海 之 內 皆 兄 弟 , 真 不 容 易 , 但 是 以 友 相 待 , 以 禮 相 待 , 卻 是 基 本 的 文 明 教 養 。 《 增 廣 賢 文 》 曰 ﹕ 「 在 家 不 會 迎 賓 客 , 出 門 方 知 少 主 人 。 」 在 此 地 不 待 客 以 禮 , 將 來 身 在 異 鄉 , 便 會 悔 恨 當 初 。

唐 朝 各 族 共 和 , 文 明 鼎 盛 , 杜 甫 詩 云 ﹕ 「 華 夷 相 混 合 , 宇 宙 一 羶 腥 。 」 中 國 乃 禮 義 之 邦 , 漢 族 乃 混 和 民 族 , 你 中 有 我 , 我 中 有 你 , 香 港 華 人 對 於 異 地 來 者 , 不 論 膚 色 階 級 , 都 應 一 視 同 仁 , 待 之 以 禮 。


何 志 平
民 政 事 務 局 局 長


回上頁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