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 港 點 滴 系 列

《 香 港 ‧ 多 一 點 顏 色 》 – 導 言

走 出 想 像 , 迎 向 香 港 斑 斕 圖 像

我 們 是 怎 樣 接 待 自 己 鄰 舍 的 ?

都 說 今 天 城 市 住 宅 的 設 計 , 早 已 築 起 了 各 家 自 掃 門 前 雪 的 籬 笆 。 但 防 守 不 止 於 空 間 , 情 況 更 甚 是 「 他 者 」 中 的 「 他 者 」 , 那 些 電 視 台 節 目 特 輯 所 說 的 「 五 色 眼 睛 」 。

從 後 殖 民 理 論 看 來 , 有 關 身 份 的 劃 分 和 區 別 , 無 論 是 地 域 的 或 是 心 理 的 都 總 會 躍 然 運 生 , 叫 人 懷 疑 「 他 者 」 的 存 在 , 是 否 一 種 「 需 要 」 甚 或 「 必 需 」 。

在 香 港 如 此 獨 特 的 後 殖 民 空 間 裡 , 傳 統 認 知 的 種 族 身 份 總 是 穩 固 而 不 倒 的 嗎 ? 像 本 書 作 者 奉 上 的 斑 爛 彩 碟 ? 但 畫 筆 來 了 , 大 可 把 碟 上 油 格 內 的 顏 料 揉 合 , 滿 足 想 像 中 的 香 港 圖 像 。

例 如 說 香 港 是 一 個 充 滿 混 雜 性 的 地 方 , 這 無 論 是 拒 絕 作 進 一 步 的 定 性 還 是 經 已 是 一 項 本 質 說 法 , 都 必 須 預 設 著 不 同 的 顏 色 。 例 如 說 香 港 是 一 個 國 際 城 市 , 其 中 所 蘊 涵 的 「 現 代 性 」 的 過 程 又 預 設 了 一 些 非 西 方 的 人 種 或 「 他 者 」 , 包 括 殖 民 者 眼 中 的 以 及 被 殖 民 者 眼 中 的 另 一 些 「 他 者 」 。 如 此 又 再 次 確 認 了 區 分 的 存 在 和 理 由 。

任 何 人 都 可 能 是 一 些 人 眼 中 的 「 他 者 」 , 只 是 一 些 「 他 者 」 由 於 某 些 緣 故 , 顯 得 比 較 沉 默 , 且 較 多 滯 留 在 自 己 聚 居 的 地 方 。 有 些 時 候 , 他 們 要 更 多 地 卸 除 自 己 根 源 的 色 彩 , 才 能 走 近 中 心 ﹔ 但 又 有 些 時 候 , 他 們 會 發 覺 自 己 很 受 注 意 , 但 這 意 味 着 要 迎 合 別 人 對 他 們 的 國 際 期 望 。 後 者 的 想 法 , 其 實 曾 致 使 許 多 被 殖 民 的 人 , 在 一 種 分 別 甚 至 對 立 中 被 管 治 着 , 只 是 大 多 數 的 被 殖 民 者 , 又 以 同 樣 的 期 望 , 投 向 屬 於 較 少 數 的 被 殖 民 的 「 他 者 」 。

本 書 作 者 以 紀 實 和 訪 問 的 手 法 以 及 細 緻 的 文 字 , 呈 現 了 一 撮 聚 居 香 港 , 並 早 已 以 香 港 為 家 的 本 地 「 少 數 族 裔 」 的 人 物 和 故 事 。 這 些 故 事 引 人 入 勝 , 可 能 是 因 為 好 奇 , 又 或 因 為 衝 擊 了 我 們 的 一 些 期 望 , 但 更 可 能 是 因 為 我 們 如 作 者 所 願 , 走 出 了 想 像 , 以 關 懷 來 接 待 我 們 的 鄰 舍 , 並 喜 歡 香 港 斑 爛 的 色 彩 。


文 潔 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