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對於殘疾人士的體育運動情況,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不大了了,就像我以前一樣。我是與有關人士─ ─包括運動員和關心、推動殘疾人士體育的有心人─ ─接觸多了才知道,香港歷年在殘疾人士國際體育比賽中屢獲佳績,不是偶然的。

我上周提到,香港是較早發展殘疾人體育活動的地方,早在一九七二年就成立了有關的體育協會。還值得一提的是,香港一九八二年就舉辦了遠東及南太平洋區傷殘人士運動會(遠南運動會) 。遠南運動會是一九七五年才開始舉辦的,在方心讓醫生推動下,香港第三屆就成為了東道主,接待了23個國家和地區的744名運動員參賽。這是九七前香港舉辦的一次國際運動會。

遠南運動會舉辦了九屆之後,提升成為亞洲殘疾人運動會(亞殘運會) ,廣州剛舉行的是為第一屆比賽。

香港殘疾運動員能夠取得出色的成績,與本人的艱苦努力分不開。社會各界及政府的推動,運動員的付出,兩者相輔相成。

香港運動員到廣州備戰亞殘運會期間,我到廣州探望了他們,接觸到的每個運動員,都給我留下深刻難忘印象。

雙臂齊肩殘缺的小芳,最初是練習賽跑。對健全的人來說,跑步不困難,難在跑得快不快。小芳儘管兩腳健全,可是沒有了雙臂的平衡揮動,跑步就極不容易。她後來改攻游泳,習蛙式,一種沒有划手、只靠蹬腿的蛙式。

我又見到有視障的游泳選手。他們的最大困難是看不到正確的泳姿是怎樣做出來的,難以摹仿,耐心的教練要下水拉他們的手腳去教。選手也因為視力問題,難以望目標直線游去。他要貼水線去學習掌握方向,才能沿直線游向終點。

香港在輪椅劍擊取過好成績,輪椅劍擊運動員的困難卻是常人無法體會的。練到肩痠背痛,是平常事了。他們長時間坐在輪椅上,臀部要承受重量又受磨擦,練到忘形,加上有些人神經不夠敏感,疼痛的警告失效,於是會發生他們戲稱的「股災」 ,嚴重的要接受手術,以至難以出賽,備戰的辛勞盡付流水。

很多人都認識肌肉痙孿的短跑好手蘇樺偉,他三次在殘奧會拿到金牌,這樣的成績讓他得到「神奇小子」的稱號。其實, 「神奇」的不是他的成績,而是他的努力,而他不過是香港所有殘疾運動員中最為人熟悉的一人而已。其他運動員沒有創出同樣耀目的成績,可是每個人的堅毅意志都同樣「神奇」 。

他們也關心申亞的進展,因為申亞成功了,亞殘運會就能隨亞運會在香港舉行,讓香港的殘疾運動員能夠爭取更出色的表現。

廣州亞殘運會今天就閉幕,創造了很多新紀錄,也傳出了很多令人感佩的故事,其中不少來自香港運動員。這不是偶然的,因為香港有關愛殘疾人士、重視殘疾人體育運動的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