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日曆翻到了二零一一年。若對中國歷史比較關心,會對這個年份數字有敏感的反應,因為會很自然地想到一九一一年、即一百年前發生的事。

一百年前,按中國舊曆的紀年,是為辛亥年,那年中國最重大的事件,就是後來稱為辛亥革命的連串武裝起義。從武昌打響第一槍的起義,得到各省嚮應,革命浪潮一下子席捲全國。兩個月後,孫中山獲選為臨時大總統;接著,清帝被迫退位。中國持續數千年的帝制至此結束,中國跨越了歷史的一個重要分水嶺。

今年之前,海內外各地華人社會就為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到來,籌備各種紀念活動。一百年,在人類歷史上不算長,可是自辛亥革命以來這一百年,算得上是中國歷史上跌宕最激烈的時期。中國人在被欺負中尋求自強,在被侵略中奮起自衛,又從對中華文化的自我否定變為文化自覺。這一切的起起落落,可以回顧總結的很多,而一切又與辛亥革命有千絲萬縷關係。

這一百年的跌宕還沒有完全過去,但中國歷史總算進入經濟民生空前繁榮的時期,無論從人民的生活、國家的地位、民族的團結,都處於前所沒有的良好水平。在這個時候來紀念一百年開創歷史的辛亥革命,特別有意義。

對香港來說尤其是這樣。香港與中國不可割斷的關係,在辛亥革命中有非常鮮明的展示。從孫中山革命思想之形成,革命思想的傳播,興中會、同盟會之組織和壯大,革命經費之籌募,到歷次武裝起義的策劃等等,香港都扮演了重要角色。

在香港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因此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還在去年年末,香港各界已舉行了一個大型展覽。踏進二零一一年,相關的活動會紛至沓來,單是政府康文署策劃和參與的紀念活動,就有十項以上,形式多樣,有展覽、國際座談會/研討會、圖片展、歌劇等。

這些活動集合香港不同組織機構─ ─包括多個博物館、學術機構、藝術團體─ ─的力量,還有多個海內外組織機構的參與,例如中國國家圖書館、廣州博物館、湖北省博物館、廣州中山大學、海內外孫中山宋慶齡紀念組織等。這一系列活動因而額外有分量,相信可以讓參與的觀眾得到分外珍貴的體驗。

例如計劃十月在香港歷史博物館舉行的「辛亥革命─ ─施塔福攝影展」就很特別。施塔福即Francis Stafford ,是上海商務印書館的專職攝影師,展覽將展出他在武昌起義期間拍攝的照片,包括起義時革命軍與清軍的激戰、湖北軍政府的成立等情況。

香港尚有大量與當年革命活動有關的故居舊址、文物古蹟,從鬧市的中環到新界的屯門等地都有。今年的連串紀念活動,相信可讓香港人對我們的家、我們的國有更深入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