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對於香港是否要「申亞」 ,社會各界議論不少,有支持、也有反對,當然亦有部分人士沒有強烈的特定意見。在香港社會裡,這些都是很正常的。即使在不同的意見之間,也存有一些基本的共識。例如,主流意見贊同推動香港體育運動發展,要求在各區多增加體育運動設施。

另一點大家都同意的,就是推動體育不是單靠舉辦一次體育盛事可以做到的,政府要有推動體育的長遠發展政策。當然也得承認,運動總要有比賽競技,舉辦運動會正是發展體育運動的應有之義。

上一次香港申辦亞運,沒有成功,那已經是十一年前的事。現在申辦2023年亞運的機會展現在我們面前。如果申辦成功的話,我們有十二年時間做好籌備工作;如果不把握這個機會,還要去等待多久呢?

體育運動關乎市民的長遠生活質素,政府對全民體育運動的重視近年來有增無減。到各區走走,都可以看到由政府興建的室內室外公共體育設施在不斷增加,同時,市民參與運動的熱情也上升了。這都是政府落實多年前制定的長遠體育政策的結果。

政府的體育發展政策源自體育政策檢討小組二零零二年發表的《生命在於運動》報告書。報告書定出香港發展體育運動的整體策略目標,提出要「在社區建立熱愛體育的文化,鼓勵精英運動員追求卓越,以及提升香港在國際體壇的地位。 」政府當時就此進行了廣泛諮詢,充分聽取了持份者的意見,然後定下明確方向,即普及化、精英化、盛事化。

政府並成立體育委員會及其轄下的社區體育事務委員會、精英體育事務委員會及大型體育活動盛事委員會,因應社會實況制定政策措施,按照策略方向紮實推動香港體育的長遠發展,成果有目共睹,包括香港運動員在廣州亞運鼓舞了所有香港市民的創紀錄成績。

體育運動「精英化」 ,強調了對運動員的支援,除了對訓練和比賽的支援,還有對運動員退役升學及就業的支援。香港體院自二零零八年起就推行「運動員教育及職業發展計劃」 ,至今已有近850名運動員受惠。香港體院又透過「精英教練工作體驗計劃」 ,讓準備退役的精英運動員接受兼職教練培訓,協助他們考取教練資格。政府還向港協暨奧委會資助約1,100多萬元推出「香港運動員就業及教育計劃」 ,為現役至退役後四年的運動員提供教育及職業發展支援,至今已獲得10多間商業機構支持,並有30多個體育總會及130多位運動員受惠。

在教育方面,現時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的院校,已接受推薦運動員的入學申請,容許獲取錄的運動員暫緩入學,並在需要受訓及比賽時休學。今學年,有16名運動員透過這個途徑升讀大專院校。另外有58位運動員完成了香港體院與北京體育大學自1999年起合辦的運動訓練教育兼讀學士學位課程。

舉辦體育盛事毋疑要投入資金,但這是值得的。體育比賽是體育精神、奧林匹克精神的推廣,這樣的精神歷久不衰,且愈見發揚光大,獲得普世認同,是人文精神的體現。黃蘊瑤事件正是弘揚體育精神的一個例證。

在未來12年投放60億元申辦亞運,對香港而言是可以應付的,不會影響對其他方面的投入。事實上,政府近年不斷在為增加公共體育設施投放資源,目前,香港各區就有18項體育場地及設施在施工,總投資超過100億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