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在香港,音樂劇上演不多,因為製作要求高,是編導、演藝、音樂 、舞蹈、佈景等多方面的結合。可喜的是,近年本地一些熱心人士積極創作音樂劇。上星期,有一齣本土的音樂劇上演,在香港大會堂和高山劇場共演出五場。用香港的流 行語來 說 ,這是屬於「載譽重演」 了 ,因為這個劇去年十月已演出了三場。我去年就看過它的演出,和很多看過演出的朋友的反應一樣,很感動。 不少觀眾看着看着,眼淚就奪眶而出了 。

這不是大製作的商業演出,而是很難得的社區創作,劇名是《我們明白了 》 。

說它不是商業演出,但它卻與錢有很大關係,因為它最初是因為在社區裡籌款捐助四川大地震的災民,出現種種動人事跡,而啟發了創作的靈感。

在香港,舞台創作一向以演藝人員為主導, 《我們明白了 》卻很特別,是由觀塘區議會和觀塘民政事務處在汶川大地震發生不久之後發起創作的。他們的倡議很快就得到三十多位劇壇幕後精英的響應,包括藝術顧問杜國威、監製呂志剛、編劇趙嘉文、導演王敏豪及黃曉初、作曲及音樂總監馬永齡、填詞張美賢、編舞廖美燕等,幕前演員有七十多人,其中有議員、校長、教師、香港演藝學院學生及其他學生。

包括我在內,都驚訝於這音樂劇達到的藝術水平。這是一台結合了各方面專業和業餘人才的集體創作,各人不為錢,而且要付出。在香港這樣一個商業社會,要完成這樣的創作絕不容易 。但他們花了 不到五個月,到去年十月,就把一台完整的音樂劇搞出來 ,上演了 。

汶川大地震發生時,每個香港人都被千里之外的人和事感動了 , 《我們明白了 》的創作人員和演員,也一定同樣感動過。有一點不同的是,他們沒有把感動停留在四川發生的人和事之上,而是把感動連繫到在香港身邊發生的情和事,讓大地震的震波震撼到我們身上來 。

這些並不是每個人看到當時災區電視畫面都油然而生的震撼,而是經過幾個月不斷反思、醞釀後發出的震撼。 不少人喜歡劇中一些睿智的對白,其中不少出自劇中年輕的角色, 例如: 「幸福不是必然的,要珍惜現在,珍惜擁有,關心身邊的人。 」

在大地震發生多個月之後,大家仍被音樂劇感動了 ,這感動就必然不同於幾個月前突如其來的心靈震動,而是經過幾個月冷靜下來後的感情升華。

這個劇籌到了一些善款,給四川災民送去了香港人的愛意和關懷。我在看過這劇之後覺得,它的意義應已超過當初的設想。它對參與者、對觀眾帶來的, 不僅是施予的滿足,而且也是接受的幸福,因為他們在施中也受了 ,得到對生命、人生的不同啟發。

每場演出之後,都有一個現場分享會,由參與者、觀眾一起分享收穫和體驗,其中還包括一位在四川大地震中活過來 、到了香港求學的同學的真切感受。這些分享與演出同樣精采。

這台演出的難能可貴, 不僅限於對觀眾帶來的感動和啟迪,還有由地區人士帶動藝術創意的經驗。 「 拉雜成軍」的一百多人,用五個月完成一台音樂劇創作,有點不可思議。他們通過一百多次討論和排練 ,為社區藝術參與帶來的經驗,極為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