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內地以至世界各地華人社會都會舉行紀念活動。香港作為辛亥革命一個重要活動地點,從官方到民間,會有連串紀念活動舉行。其中一個重頭戲,相信是已在香港歷史博物館揭幕的「辛亥革命百周年展」 。展覽甚受歡迎,自三月一日開幕至三月十七日止,參觀人次已逾二萬二千四百,每日平均參觀人次較其他主題展覽多近一倍。

這個展覽的內容十分豐富。籌備展覽的同事從內地、海外和本港搜羅了一系列珍貴展品,它們既能反映辛亥革命的史實,又鮮為人知,很多是從來沒有公開展現過的。如果不是一百周年紀念這個機緣,很難想像這些紀錄了中國一段可歌可泣歷史的文物,可以有系統地讓公眾見到。

香港歷史博物館可以及時舉辦這個展覽,同博物館同事多年來孜孜不倦的專業努力分不開。他們數年前籌備孫中山紀念館時,曾走訪內地多個省市的文博單位,對各地的有關藏品早已心裡有數。要籌備百周年展,有關同事能立即列出展品清單來,並選定湖北省博物館為合辦單位。

這樣做,一方面是因為湖北武昌是辛亥革命首義地,二方面是湖北省博物館的有關藏品特別豐富。藏品源自一九一二年就成立的湖北革命實錄館,這是最早以辛亥革命文物為收集對象的檔案機構。借來展出的文物,包括數年前籌備孫中山先生紀念館時礙於展品太大而無法展示的十八星旗。籌備這次展覽才知道存在的黎元洪軍服和大勳章,也難得一見。

更難得一見的,是獲北京電影製片廠授權放映的一套珍貴紀綠片《辛亥革命鱗爪錄》 。這是當年日本人梅屋莊吉拍攝的活動影像,長七分多鐘。這套錄像可謂碩果僅存,連日本都沒有保存了,多年來一直未曾公開播放過,只有零星片段曾剪輯播出。博物館同事與片廠多番磋商,這個孤本才得以獲准授權足本播放,使本次展覽錦上添花。

香港的展品,既有來自香港歷史博物館的藏品,亦有來自辛亥革命參與者的後人,以至教會和大學的藏品。在本港的最大發現,是透過公理堂的協助,成功找到辛亥革命中重要港商李煜堂的子孫。辛亥革命期間,李煜堂曾在廣東出任財政司長,為廣東軍政府解決財政困難。孫中山一九零五年在日本成立中國同盟會後,隨即派李自重和馮自由來港成立香港分會,兩人就是李煜堂的兒子和女婿。李煜堂的後人給我們提供了不少珍貴文物,包括壽幛、委任狀和照片等等,都很好反映了港人與辛亥革命的密切關係。

香港歷史博物館還從海外借來不少鮮為人知的文物,例如從美國安德森教授借來革命爆發前後拍攝的一批照片。這些照片是當時上海商務印書館攝影師施塔福拍攝的,來自他留下的原裝照相冊──他正是安德森教授的外祖父。

革命思想是同其他思潮競爭中發展的。現藏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保皇會檔案,也首次在香港公開展出,從旅美華僑譚良的故事,訴說康有為、梁啟超等「保皇會」人士如何在美、加等地宣傳「保皇救國」的方案,當中包括康、梁二人的親筆書函。

是次展覽展出的圖像接近300幀,都來自世界各地的文博單位和檔案機構,包括英國、美國、法國、澳洲、蘇格蘭、日本等等。以從英國惠康醫學圖書館及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立圖書館得來的三張大型場景照片檔案,製作而成的大幅圖像特別值得介紹,它們放大到十多米寬,圖像仍然細緻清晰,分別展示了一八六零年的九龍半島、一九零零年的北京城及一九一一年大火後的漢口市。

這個展覽很注意發掘新展品,並輔以多元化展示手段,務求令參觀者耳目一新之餘,能由淺入深增加對辛亥革命的認識。展期到五月十六日,不要錯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