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一年一度的香港藝術節,今年持續的時間比過去長,由2月17日演至3月27日,多個節目的票房紀錄十分理想。

在香港藝術節閉幕的同一天,由毛俊輝編導的粵語話劇《情話紫釵》 ,也剛在北京首都劇場完成了一連四晚演出,購票入場的觀眾多為年輕人,由於有字幕,廣東話並沒有妨礙藝術欣賞。這個話劇是去年由香港藝術節委約創作的,世博會期間已到過上海演出,甚得好評。

香港藝術節獲政府增撥資源,節目加多了,籌辦機構還開始在本地委約創作新節目。前年由莊梅岩編劇、李鎮洲執導的話劇《聖荷西謀殺案》 ,甚為叫座,於是去年和今年再三演出,門票照樣場場售罄,有了口碑,稍後還將應邀赴新加坡登台。正如藝術節主席李業廣所言:香港作品受到歡迎,輸出到各地演出,說明香港文化創意領域的巨大發展潛力。

今年藝術節委約的新節目,更超出本地,推動了台峽兩岸攜手創作京劇《水滸108 -忠義堂》 。新戲是由台灣當代傳奇劇場與上海戲劇學院屬下院校合作創排,上月初在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首演,受到熱烈讚賞。

《忠義堂》的最大特點,是在傳統京劇的唱做唸打中,穿插加入了流行音樂和現代舞蹈,新舊交錯,共冶一爐。大陸的國家一級作曲家李連璧負責京曲編腔,流行樂創作則是港人熟悉的周華健。由京戲鑼鼓轉為結他彈奏,由大打北派轉為跳霹靂舞,新潮與傳統結合流暢,十分難得。

依台灣導演兼藝術總監吳興國的原意,採用新舊結合的方式演出,是希望吸引更多年輕觀眾,讓古老的京劇藝術得以傳承下去。從演出效果看,這一結合產生了布萊希特的疏離感,促使觀眾脫開原古典小說情節,反省當下。

施耐庵描寫的水滸人物,個性鮮明,栩栩如生。 《忠義堂》京戲裡的角色造型,賦予了時代氣息,傳統袍褂變成了新穎時裝,加上時尚髮型,新鮮活潑,而觀眾仍然能夠一眼認出豹子頭林沖、黑旋風李逵、小李廣花榮、軍師吳用等經典人物,矮腳虎王英就更不用說了。諸角色都由上海戲曲學校的學員演出,十多廿餘歲的年輕人,唱做功架已完全勝任。令觀眾意外的,唯獨是吳興國擔綱飾演的主角,不是小說裡的黑宋江,卻是個白臉。這副白臉利於表情流露,刻劃角色內心矛盾:潯陽樓寫過反詩,菊花會上卻又高唱對朝廷的仰望;既有「及時雨」樂於助人的一面,卻又攻於心計,不惜殺人放火,插贜誣陷,逼盧俊義落草。晁蓋歸天前與宋江的對唱,點出了其間衝突。

梁山泊一百零八好漢聚集在「忠義堂」 ,遵循祖宗習慣排座次。取名「忠義」 ,標榜「替天行道」 ,江湖豪傑上了梁山,還要登佔道德高地。在台灣作家張大春的編撰和吳興國演繹下,結拜兄弟們從一開始就暗藏齟齬,最後終於爆發了造反派與招安派、草根階層與原社會上層之間的分歧。

自立山頭、抑或回歸建制,是恆久的政治題目。已故毛澤東主席晚年視力衰弱時,找人給他誦讀《水滸傳》 ,就公開批評「只反貪官,不反皇帝」 ,責宋江當投降派,接受招安。其徹底革命的觀點,豈止反貪官、反皇帝,實要從根本改變既有制度。在《忠義堂》裡,李逵、阮小五、時遷等一批平民出身的梁山頭目,認為「替天行道」非只限於替皇帝剷除權臣與地方惡勢力,而是要造反,取代天子坐江山。所以他們聽了宋江期待招安的言論,就鬧起來了。正不可開交之際,出來一個女角,邊散發黃花,邊唱出輕快小調《笑英雄》 ,提出另一視角。至此,劇雖告終,意卻未盡,給觀眾留下很大的思考空間。

一個作品創造出來,受到觀眾歡迎,就有了自己的生命。 《忠義堂》如果日後到大陸與台灣演出,兩岸觀眾當會有另一番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