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為期差不多兩個月的「中國戲曲節」開幕了,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為觀眾準備了九台節目。對於喜愛中國戲曲的觀眾來說,這是又一次盛宴。

中國的戲曲藝術,是中國文化當中十分珍貴而豐富的遺產。世界上沒有哪一個國家擁有這樣多采多姿而歷史悠久的音樂、戲劇綜合藝術。本屆戲劇節就包括七個戲曲品種,其中包括崑劇、粵劇及京劇這三個已列入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劇種。

我們為這樣的遺產感到自豪的同時,不得不承認,中國的戲曲藝術也面臨挑戰,就是如何在迅猛的時代發展中,跟上時代步伐,有新發展,培養出新觀眾。康文署連續兩年舉辦「中國戲曲節」 ,目的不僅是為了滿足觀眾的欣賞需要,還是為了推動中國戲曲的發展,在繼承傳統的同時,推陳出新。

香港舉辦「中國戲曲節」 ,得到了國家文化部積極支持。戲曲節安排作為開幕節目的粵劇《李後主》 ,就有着這樣的鮮明特色,它是康文署為本屆戲曲節而委約的製作。我欣賞了這台開幕節目,對這次跨界的聯合創作留下了很好而深刻的印象。

香港粵劇界素有創新傳統,遠在上世紀初,就由各大戲班、老倌各出奇謀,靠先聲奪人爭取觀眾,不但在香港各領風騷,還在粵劇風行的兩廣以至海外華人地區名聲鵲起,常在省港澳粵劇圈獨樹一幟,開風氣之先。這樣的創新常常是吸收外來因子達致的:在內,學習京崑藝術;在外,引進西方元素,從音樂、布景、內容都有。

香港粵劇界秉承這傳統,近年不斷作新嘗試。 《李後主》的出現,可以說不是偶然的,而是大眾期待的,也是香港近年在戲劇創作屢出佳績,並積累人才後,一個合理的發展。

《李後主》的最大特點是為演繹傳統劇目而跨界創作。

《李後主》是任白電影作品,後經葉紹德改編成舞台版本,但演出不多,這形成了吸引力和發揮空間。如果單靠粵劇圈內人士,這樣的改編可能受局限。而粵劇又是非常技術性的綜合藝術劇種,非粵劇圈中人要動手術一定難以得心應手。這只能靠跨界合作才能辦得到。

我仔細看了場刊中對台前幕後人員的簡介,對「跨界」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發覺,不少製作人員有到外國進修學習的資歷和經驗。導演毛俊輝固然很早就在美國從事舞台藝術表演,其餘布景、燈光、服裝、音響、助導人員都來自香港演藝學院,而幾乎都曾留洋。其他人員有內地的,有本地穿紅褲子出身的。演員仍以戲行出身的為多,但也有從八和粵劇學院、香港演藝學院畢業的。一台粵劇集中了這麼多各方面培養的人才,相信是過去鮮見的。

這使整個戲很不一樣,顯得精簡、明快、緊湊,情節如是,布景也在簡潔中謀多變,換景迅速,轉場快捷。這相信讓很多粵劇迷一新耳目。我知道這得來不易,在排練過程中,曾經克服不少困難和努力改變了一些積習。

毛俊輝還特意增加序幕和劇終兩個短環節,分別唸出「無言獨上西樓」和「春花秋月何時了」兩詞,為主人公的情懷境遇作了點晴,這新演繹尤其使人感動。

我注意到有不少較年輕的觀眾入場觀看這演出,實在可喜。

圖片說明: 「中國戲曲節」開幕節目粵劇《李後主》的最大特點,是為演繹傳統劇目而跨界創作,吸引不少較年輕的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