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日前在香港出席青年座談會。接近結束時,一位來自大埔區的學生爭取到最後一個發問機會,提及王主任過去在外交部工作多年,能否幫助香港年輕人赴外交部實習,甚至參加外交部的工作?王光亞即時作了積極回應,表示他個人會全力支持。

王光亞讚揚香港青年有志加入外交工作,稱做外交工作是很光榮的事情。他也談到有一些規章制度首先需要突破。順着話題,他還講到國防,說希望有一天不但看到香港的青年能進入外交隊伍,還看到香港青年能進入國防隊伍。

香港回歸祖國後,依照《基本法》實行「一國兩制」 ,外交和防務由中央政府負責。這些年來,不時有聲音提出,可否讓香港人到外交部參加工作,又有人提出可否讓香港人當兵。這未見得已成為普遍訴求,而人各有志,的確有本地青年希望有機會參加自己國家的外交或國防工作。這既是出於個人興趣,也可體悟為光榮的承擔。

香港幾家大專院校現在都開辦了國際關係課程,連年報讀人數十分踴躍,大部分學員來自本地,也有外籍的現任外交官想從中多了解中國的外交情況。我也知道,在香港各院校從事國際關係研究的教員和學者,與國內外同行經常交流。中國在國際舞台上日益舉足輕重,香港從事這方面研究的學者見到前景日益海闊天空,師生欲進一步登高望遠者大不乏人。我就不止一次聽到有香港學者向中央外交官員問及港生投考外交部的可能性。

另外,自回歸以來,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在市民心中樹立了好形象。民間團體如群力資源中心,每年都與駐港部隊合作舉辦「香港青少年軍事夏令營」 ,學生競相報名,家長們也十分支持。我聽過家長說,孩子參加了軍事夏令營,前後判若兩人,改掉先前懶散怠惰的習氣,變得精神煥發,懂得照顧自己。我多次出席軍事夏令營結業禮,也聽到學員詢問當兵的可能性。我國實行義務兵與志願兵相結合的制度,青年志願入伍,只要符合條件,當受歡迎。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兵役法未有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內,並非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國性法律,所以港人參軍的法理根據,還有待研究。

外交與國防固然是不同的工作,但也有共通之處:一文一武,都是為了保衛和平,維護國家利益、民族尊嚴和人民利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派出第一批駐外使節15人,裡面就有11人是兵團級現役軍人。這固然有革命戰爭的歷史原因,但也說明軍人與外交官所需求的素質,非無共通性。一項是要勇於承擔,再一項則是二者每每涉及國家民族的重大利益,都講求很高的紀律性。已故周恩來總理曾反覆說, 「外交無小事」 , 「外交授權有限」 ,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從事外交與國防工作,同樣都必須作風嚴謹、紀律嚴明。

香港青年什麼時候才能夠參加外交、國防工作,視乎客觀條件,也看主觀因素。理想的追求,立足於自身的努力。有志氣的年青人,可以向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以待將來有一天能在不同崗位上,忠於國家,服務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