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香港中樂團上周五舉行的新樂季揭幕音樂會,從貴州邀請了少數民族樂手和歌舞藝員同台演出,嘗試將侗族大歌、琵琶歌,苗族笙舞等非物質文化遺產,與大型中樂作傳統與現代的對話。這繼續貫徹了樂團植根傳統、銳意創新的宗旨。

香港中樂團的傳承與創新,不僅在演出樂曲方面。不久前我隨樂團到四川訪問,出席了他們在成都的演出,在現場可以見到,當地觀眾除了沉醉於音樂,還對樂團帶去的一些樂器有興趣。這不是說當地觀眾不熟悉中國樂器,而是說香港中樂團使用的一些中國樂器,他們沒見過。我說的是由香港中樂團自己研製成的環保胡琴系列樂器,包括高胡、二胡、中胡、革胡、低音革胡。

過去,這幾種樂器的共同特點,是琴的共鳴箱用蛇皮(蟒皮)蒙製,由共鳴箱最小的高胡,到共鳴箱最大的低音革胡,都一樣。這次演出有一個節目是革胡獨奏《莊周夢》 ,用的就是環保革胡。革胡是內地六十年代摹仿西洋樂品大提琴研究而成的的樂器,以填補中國樂品缺乏低音樂器的不足。環保革胡是進一步的改良,顧名思義,以環保為目標。

這既是為了環保,而事實上又是逼不得已。原因是,隨着世界各地的環境保護意識提高,保護物種多元化受到各國關注,大量受到威脅的動物品種受到保護,蟒蛇是其中之一,很多地方的海關都不准蟒皮製品通過,二胡等樂器也在此列。香港中樂團經常外訪演出,在很多國家的海關遇到過有關難題。為此,外訪演出之前都要提前花不少工夫申請有關豁免手續。

這實際上也是個很值得關注的問題。中樂團的樂器改良人員算過一筆帳:一條四公尺長的蟒蛇的蛇皮可以供12把胡琴採用,若以全國一年製作胡琴50萬把計算,得宰殺幾萬條蟒蛇才行。近年來,高質素的蟒皮已越來越難求。低音革胡的共鳴箱很大,要用很大的蟒皮,就更難求。研製蟒皮代用品,已成為迫切問題。

香港中樂團有個樂器改革小組,對樂器改良已進行了多年研究,在阮咸、柳琴的改良上取得行內公認的好成績。近年,他們又致力於環保胡琴的研製,關鍵是找到可以取代蟒皮的物料。

胡琴顧名思義是從胡人傳來的樂器,用蛇皮蒙琴,是胡琴傳到中國後,到明末才開始的。之前,大概也試用過各種物料,最後才確定蛇皮最好。中樂團的研究人員找尋替代品的過程中,試用過七八種獸皮,有豬皮、狗皮、魚皮、鹿皮等,都失敗了,可能正好陷入了前人的窠臼。

最後他們試用了一種人工皮膜,並且研製出蒙合到琴箱上的工藝,製成了現在由高音到低音的各種環保胡琴。這種皮膜在樂器性能上的最大優點是穩定,不像蛇皮那樣容易受氣溫、濕度影響。聽說樂團一次到挪威演出,就特意拿環保胡琴到雪地裡測試,結果效果十分理想。而且由於皮膜是工業產品,性能規格一致,樂器的音色也就統一,非常適合樂隊合奏。價錢也相對低廉,可以降低樂器製作成本。

對於一些資深演奏家,或許會嫌創新產品較缺乏個性。樂器音色也與傳統樂器有點差別,樂手演奏起來要有個適應過程。據說香港中樂團做過測試,環保胡琴的音色比傳統胡琴還受歡迎。

無論如何,樂團的大膽創新精神十分值得鼓勵。我希望這樣的研究製作能持續下去,使香港的中樂藝術更有自己的特色。

蛇皮高胡:傳統高胡的共鳴箱用蟒皮蒙製。

環保高胡:香港中樂團利用人工皮膜製成的環保高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