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對於香港人來說,俄羅斯似乎很遙遠,加上冷戰時間的長期隔閡,俄羅斯就顯得更陌生甚至冷漠了。的確,俄羅斯讓人想起冰天雪地,想起《齊瓦哥醫生》裡的畫面。

可是另一方面,不少香港人對俄羅斯並不陌生,甚至有親切感。這很大程度上來自俄羅斯文化的傳播,柴可夫斯基、拉赫曼尼諾夫等俄羅斯古典音樂家的作品, 《天鵝湖》等芭蕾舞劇,托爾斯泰、高爾基、契可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等文學家和他們的作品,還有大量俄羅斯寫實主義美術作品… …等等,都在香港有愛好者。香港舞台上因而可以看到遠道而來的俄羅斯藝術團演出,可能是交響樂團、芭蕾舞團、合唱團,以至雜技。

若你特別留意的話,會發覺一點,就是俄羅斯的藝術品如名畫、珍寶等,從來沒有在香港展出。要看就只能到俄羅斯去,到俄羅斯旅遊,參觀藝術博物館常常是重要行程。

我剛從俄羅斯訪問回來,到了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在莫斯科,我們參觀了國立特列季亞科夫畫廊和克里姆林宮博物館,都令人眼界大開;在聖彼得堡,又參觀了埃爾米塔日博物館,可謂嘆為觀止。此行不光是為了欣賞這些珍貴館藏,而是要設法讓香港市民能在香港觀賞到俄羅斯的藝術珍寶。可以告慰的是,我們取得了成果:我代表香港特區政府與俄羅斯聯邦文化部簽署了文化合作諒解備忘錄,加強兩地的文化藝術合作。

俄羅斯的名畫,珍寶過去難以拿到港展出,關鍵問題在於,俄方擔心這些珍寶一旦拿到國外展出,可能有人就珍寶的擁有權提出訴訟。一宗這樣的訴訟就在美國纏擾多年,迄今未解決。俄方因而提出,珍寶若要出借,展出地要先訂立一個「豁免扣押法」才行,目的是確保不怕有人聲稱是珍寶的原物主而作出訴訟。

上個世紀曾經戰禍連綿,國與國之間、國家之內都曾兵燹四起,以致各國藝術珍寶嚴重流散,留下很多爭議。像埃爾米塔日博物館,過去既曾是俄國沙皇們的冬宫,而又早就用作為皇家收藏各國珍品的博物館,有不同時期、不同來源的寶物。拿出去展出時,就擔心會有人興訟,告到外國法院去受理。

就香港來說,這個問題最近有了變化。不久前,有美國公司在香港興訟向剛果民主共和國索償,由於案件涉及外交事務,得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根據釋法結果,香港法院對訴訟被告剛果民主共和國並無司法管轄權,香港終審法院這個月初乃據此作出了判決。

俄羅斯方面知悉釋法和裁決後,認為實際上等於香港法院已認同「國家豁免」 ,俄羅斯的珍寶據此可以放心拿到香港公開展出了。我在莫斯科時,與俄國外交部官員會晤,他們已知悉這新發展,確認先前的疑慮可以消除,並且肯定向自己國家的文化部通報。

「人大釋法」是我們體制一部分,事實是釋法為香港帶來了正面效應。

特區政府與俄羅斯簽署諒解備忘錄,將為兩地文化藝術的緊密合作揭開新里程。香港博物館將會與俄羅斯著名的博物館合作,探討把俄羅斯的珍貴館藏拿到香港展出。香港市民也會有更多機會欣賞到俄羅斯世界級的藝術表演。香港藝術家和藝術品,當然也有機會到俄羅斯演出和展出。

圖片說明: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日前訪問俄羅斯期間,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參觀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