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局 長 隨 筆

 

義 工 也 專 業
 
2011 年 12 月 11 日

「 義 工 」 這 名 字 在 香 港 叫 得 越 來 越 響 亮 了 。 然 而 , 對 義 工 的 精 神 、 工 作 性 質 等 等 , 不 是 誰 都 真 正 理 解 。 我 接 觸 做 義 工 的 朋 友 越 多 , 越 覺 得 義 工 的 世 界 多 姿 多 彩 、 內 涵 豐 富 , 很 多 東 西 值 得 多 加 了 解 。

一 般 印 象 會 以 為 義 工 只 是 在 餘 暇 做 點 事 , 工 作 素 質 不 會 有 很 高 的 要 求 , 是 誰 都 做 得 來 的 工 作 , 要 求 嚴 格 的 一 些 事 務 , 不 會 交 給 義 工 去 做 。 可 是 從 我 所 接 觸 了 解 , 這 印 象 不 對 。

義 工 的 工 作 很 廣 泛 , 有 日 常 性 質 的 , 有 配 合 大 型 活 動 設 定 的 。 其 中 , 的 確 不 乏 技 術 、 技 能 上 沒 有 很 高 要 求 的 , 似 乎 誰 都 做 得 來 。 可 是 從 另 一 角 度 來 看 , 這 些 工 作 亦 要 求 很 高 , 就 是 要 有 高 度 的 敬 業 精 神 、 服 務 人 群 精 神 。 當 然 也 有 既 要 求 技 巧 , 又 講 求 服 務 精 神 的 工 作 , 在 北 京 奧 運 、 廣 州 亞 運 、 香 港 東 亞 運 等 大 型 活 動 上 , 可 以 見 大 量 這 樣 的 義 工 。 他 們 出 於 服 務 的 信 念 , 非 常 尊 重 自 己 的 工 作 , 積 極 參 與 培 訓 提 升 技 能 , 應 付 崗 位 的 嚴 格 要 求 , 甚 至 往 往 為 堅 守 崗 位 而 至 廢 寢 忘 食 。

義 工 不 但 要 具 備 一 定 的 技 能 和 專 業 精 神 , 面 對 各 種 各 樣 的 服 務 對 象 , 還 要 有 很 高 的 情 緒 商 數 。

在 香 港 , 義 工 精 神 早 已 植 根 , 不 少 非 政 府 機 構 已 累 積 了 很 豐 富 的 經 驗 , 並 建 立 培 訓 義 工 、 鼓 勵 義 工 的 制 度 和 措 施 。 例 如 義 務 工 作 發 展 局 有 受 薪 員 工 , 也 有 義 務 職 員 。 他 們 對 義 務 員 工 有 嚴 格 要 求 , 這 些 員 工 同 樣 要 簽 訂 「 合 約 」 , 有 明 確 職 責 , 要 定 時 服 務 , 按 合 約 充 分 履 行 職 務 。 這 樣 的 義 務 職 員 有 約 70 人 , 上 年 度 的 總 服 務 時 數 近 二 萬 小 時 。 其 中 約 30 人 是 「 全 職 」 的 , 即 每 月 服 務 八 節 ( 約 32 小 時 ) , 其 餘 的 是 「 半 職 」 , 每 月 服 務 四 節 ( 約 16 小 時 ) 。 他 們 主 要 協 助 統 籌 義 工 活 動 , 進 行 義 工 培 訓 , 辦 公 室 行 政 、 數 據 輸 入 等 工 作 。 義 務 工 作 發 展 局 為 這 些 義 務 職 員 訂 立 守 則 , 每 位 義 務 職 員 服 務 必 須 至 少 一 年 , 他 們 都 可 稱 作 專 業 義 工 。 除 了 義 務 工 作 發 展 局 的 義 務 職 員 制 度 外 , 有 些 熱 心 人 士 , 會 定 期 定 時 為 一 些 非 政 府 機 構 , 提 供 無 償 的 工 作 或 服 務 , 像 全 職 上 班 一 樣 。 這 群 義 工 對 義 務 工 作 態 度 認 真 , 和 機 構 的 員 工 無 分 彼 此 , 合 作 無 間 , 服 務 社 會 。

我 還 接 觸 到 另 一 種 專 業 義 工 , 就 是 利 用 自 己 的 專 業 技 能 進 行 義 工 服 務 的 義 工 。

我 月 初 出 席 了 今 年 「 國 際 義 工 日 嘉 許 禮 」 , 當 中 多 位 得 獎 人 是 由 不 同 專 業 組 織 提 名 的 專 業 人 士 , 有 工 程 師 , 有 建 築 師 。 得 獎 人 都 充 分 發 揮 自 已 所 長 , 義 務 向 社 會 提 供 非 一 般 的 服 務 。

在 日 常 義 工 服 務 中 , 有 這 樣 專 長 的 人 士 很 多 , 有 醫 生 、 藝 人 、 DJ 、 警 察 、 手 語 傳 譯 員 等 等 。 這 些 人 士 的 參 與 , 把 義 工 服 務 擴 大 到 社 會 各 個 階 層 和 領 域 。 更 大 的 意 義 在 於 , 這 樣 的 積 極 拓 展 , 進 一 步 提 升 了 義 工 的 精 神 和 工 作 意 義 。

我 在 義 務 工 作 發 展 局 網 頁 的 「 傑 出 義 工 分 享 」 中 就 看 到 不 少 很 深 刻 話 語 :

─ ─ 參 與 的 義 工 「 並 不 需 要 擁 有 豐 富 的 醫 學 知 識 , 也 不 必 具 備 特 殊 的 專 業 技 能 ; 要 求 的 只 是 一 隻 願 意 聆 聽 的 耳 朵 、 一 份 代 入 感 、 一 顆 同 理 ( 情 ) 心 而 已 。 」 說 這 話 的 其 實 是 擁 有 豐 富 醫 學 知 識 的 醫 生 。

─ ─ 「 會 不 會 向 政 府 爭 取 福 利 ? 我 說 , 與 其 不 斷 地 高 呼 我 需 要 什 麼 , 為 何 不 去 想 想 我 自 己 能 貢 獻 什 麼 ? 能 付 出 什 麼 ? 我 又 可 以 為 別 人 做 什 麼 ? 」 說 這 話 的 , 是 一 位 失 明 的 姑 娘 。

在 我 眼 中 , 他 們 都 是 專 業 的 義 工 。 這 樣 的 專 業 義 工 相 信 會 逐 步 發 展 。 「 力 , 惡 其 不 出 於 身 也 , 不 必 為 己 」 。 他 們 呼 喚 着 「 人 盡 其 才 , 各 盡 所 能 」 的 遙 遠 願 景 。


回上頁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