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局 長 隨 筆

 

內 地 遊 客 之 量 變 與 質 變
 
2012 年 2 月 19 日

已 故 周 恩 來 總 理 早 年 會 見 訪 京 的 香 港 人 士 , 曾 經 勉 勵 要 「 出 污 泥 而 不 染 」 , 後 來 又 改 叮 囑 說 「 立 」 污 泥 而 不 染 , 語 重 心 長 。 近 年 , 則 有 中 央 高 官 從 褒 義 上 比 喻 香 港 為 大 染 缸 , 證 以 內 地 司 機 在 深 圳 開 車 會 橫 衝 直 撞 , 但 一 過 了 羅 湖 橋 , 進 入 香 港 就 很 守 規 矩 。

隨 著 時 光 流 轉 , 由 「 污 泥 」 而 至 「 染 缸 」 , 反 映 內 地 對 香 港 觀 感 變 化 , 而 一 貫 仍 注 重 香 港 文 化 的 影 響 力 、 感 染 力 。 這 是 廣 義 的 文 化 , 包 括 規 章 制 度 、 社 會 秩 序 、 生 活 方 式 、 行 事 習 慣 等 , 當 然 還 包 括 文 學 藝 術 。 香 港 如 今 是 否 處 處 漂 成 亮 麗 色 彩 的 染 缸 , 抑 或 積 聚 淤 泥 一 片 , 以 此 地 為 家 的 市 民 自 然 心 裡 明 白 。 客 觀 世 界 不 可 能 絕 對 , 真 善 美 總 難 免 與 假 惡 醜 並 存 。

客 觀 實 際 以 外 , 還 有 主 觀 方 面 的 因 素 。 「 境 由 心 生 」 , 樂 觀 人 士 每 每 看 到 彩 虹 , 而 悲 觀 者 只 見 烏 雲 密 布 。 「 情 人 眼 裡 出 西 施 」 , 對 香 港 的 觀 感 , 會 受 到 態 度 與 觀 點 所 影 響 。

我 們 希 望 促 進 本 地 市 民 與 新 來 港 人 士 以 至 訪 客 的 和 合 , 就 要 兩 方 面 都 做 工 夫 。 公 民 教 育 委 員 會 近 期 推 出 電 視 短 片 , 宣 揚 包 容 與 關 愛 、 尊 重 與 欣 賞 , 引 導 大 家 正 確 對 待 不 同 文 化 之 間 的 接 觸 、 碰 撞 、 滲 透 與 交 融 。

有 朋 友 告 訴 我 , 上 星 期 天 他 從 尖 東 那 邊 走 到 海 濱 花 園 , 沿 著 海 邊 走 到 香 港 藝 術 館 去 , 很 快 就 發 覺 身 邊 都 是 遊 客 , 而 且 如 大 家 都 知 道 的 , 主 要 是 內 地 旅 客 。 他 一 邊 走 一 邊 看 , 開 始 時 觀 察 的 是 人 , 但 很 快 就 觀 察 起 周 圍 環 境 來 了 , 特 別 是 地 面 。

朋 友 說 , 按 照 過 去 的 印 象 , 回 到 內 地 去 , 不 管 是 城 鄉 , 都 不 及 香 港 乾 淨 。 尖 沙 咀 海 濱 這 麼 多 內 地 人 進 出 , 情 況 會 怎 樣? 他 一 路 以 檢 查 衛 生 的 眼 光 巡 視 地 面 , 可 是 一 路 看 不 到 垃 圾 , 到 很 遠 才 終 於 發 現 地 面 有 一 片 紙 巾 , 不 知 是 什 麼 人 丟 棄 的 。 這 很 出 乎 朋 友 意 料 之 外 。

是 那 裡 的 遊 人 特 別 守 規 矩? 還 是 清 潔 員 工 特 別 盡 忠 職 守? 又 還 是 嚴 厲 的 罰 款 阻 嚇 措 施 收 到 效 果? 朋 友 以 自 己 觀 察 認 為 , 這 與 香 港 的 主 要 客 源 ─ ─ 內 地 遊 客 的 變 化 有 關 。 這 變 , 既 有 量 變 , 也 有 質 變 。 量 變 之 一 , 是 人 數 之 變 , 數 量 大 增 , 每 天 數 以 萬 計 。 量 變 之 二 , 是 花 錢 之 變 , 很 多 人 出 手 闊 綽 驚 人 。 這 都 容 易 看 得 到 , 甚 至 引 起 一 部 分 香 港 人 詑 異 。

至 於 質 變 , 比 較 不 為 人 注 意 , 但 一 說 就 大 家 都 會 同 意 。 早 些 年 內 地 遊 客 初 湧 到 時 , 傳 媒 常 以 他 們 之 中 不 少 人 的 「 不 文 明 」 行 為 作 話 題 , 例 如 愛 蹲 不 愛 站 , 隨 便 吐 痰 、 扔 垃 圾 等 。 這 些 陋 習 雖 然 不 能 說 已 杜 絕 , 仍 會 呈 現 , 但 確 減 少 了 , 那 怕 內 地 遊 客 增 加 了 不 知 多 少 倍 。 入 境 問 禁 , 這 也 許 就 是 香 港 文 化 的 「 染 缸 作 用 」 。 但 又 或 許 是 內 地 人 本 身 的 變 化 。

朋 友 還 說 到 一 個 他 個 人 的 遭 遇 。 他 年 紀 不 算 很 大 , 但 一 頭 白 髮 , 到 內 地 旅 行 乘 坐 公 共 交 通 工 具 , 例 如 在 北 京 坐 地 鐵 、 巴 士 , 總 有 年 輕 人 給 他 讓 座 , 讓 他 頗 覺 困 擾 。 在 香 港 則 難 有 這 樣 的 「 禮 遇 」 。 有 一 次 , 他 坐 地 鐵 , 竟 然 有 年 輕 女 士 給 他 讓 座 。 他 道 謝 坐 下 了 , 奇 怪 之 下 細 心 觀 察 , 才 發 覺 給 他 讓 座 的 竟 是 內 地 來 客 , 同 行 的 還 有 一 男 伴 侶 , 他 沒 有 座 位 , 站 著 。

大 千 世 界 , 豐 富 多 采 , 我 們 決 不 可 以 偏 概 全 看 待 事 物 , 以 個 別 事 例 概 括 七 百 萬 人 固 然 不 當 , 用 來 概 括 十 三 億 人 , 偏 差 就 更 大 了 。 香 港 人 推 崇 的 獅 子 山 精 神 中 , 最 重 要 的 一 點 是 同 舟 共 濟 、 平 等 待 人 , 它 的 前 提 是 要 有 包 容 之 心 、 存 異 求 同 。 我 們 決 不 可 以 從 獅 子 山 走 了 下 來 , 而 掉 失 去 艱 苦 換 來 的 核 心 價 值 。


回上頁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