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又到清明時節,不少市民為掃墓有一番忙碌。緬懷先輩,普世皆然,在中華文化裡尤為突出。虎門銷烟的林則徐,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履行職責義無反顧,然而於道光六年( 1826年)四月,當清廷命他署理兩淮鹽政時,他卻以母親喪期未滿為理由,沒有赴任,足顯喪禮文化的重要影響。

上引林則徐事例,載於本港歷史學者高添強的新作《高山景行》一書。新書是由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出版,介紹了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的建立過程和其間的相關人物、以及在這墳場安葬的多位名人,鉤沉歷史,從中也可以看到香港的地位和角色。

中國人有很長遠的喪葬文化,其中有值得傳承、弘揚的,也有需要改善、揚棄的,這是時代進步使然。香港的喪葬文化也經歷了不少變遷,高添強在他的著作裡指出,香港雖然位於中國的邊陲,居民也都一樣遵從祭祖、尊孔和孝道的倫理制度。 「細看一些十九世紀的港島照片或繪畫,我們不難發現一些設於村後風水地的山墳或墓穴。墳場作為西方工業革命後出現的新生事物,在港島以至中國來說,可說聞所未聞。 」

英國人把源於西方的墳場形式引來香港。英國佔領香港初期,大量在港駐紮或居住的外籍軍民染病死亡,剛成立的港府於1841年8月即在灣仔設置第一個墳場埋葬去世軍民。其後,灣仔天主教墓地( 1842 ) 、赤柱墳場( 1843 ) 、跑馬地紅毛墳場( 1845 ) 、天主教墳場( 1848 )和祅教墳場( 1852 )相繼成立。

那時候香港人口約有三萬三千人,大部分是華人新移民,幾乎都屬低下階層,流動性強而不少隻身居港,一旦不幸病故,只能草草了事。1851年,華人行業代表以坊眾名義爭取,最終得以在太平山區籌建義祠,後稱「百姓廟」 。到二十世紀初,隨著香港貿易地位確立,華商在香港經濟中崛起, 1913年6月,一群熱心華人爭取獲得在香港仔撥地近10萬平方米,興建首個華人永遠墳場。墳場於兩年後正式啟用,負責的管理委員會成員,除了三位是政府官員外,其餘十七人都是當時的華人領袖,這是香港社會的重要里程碑,標誌著部分移居香港的華人已落地生根,而且對社會有相當強大的影響力。

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嗣後成為很多知名人士長眠之地,如深受景仰的前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就是葬於這裡,每年都有不少人前往拜祭這位革命家、教育家。蔡元培原籍浙江紹興,他擔任北大校長期間,開創學術研究、思想自由之風氣,使北大成為「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中心。抗日戰爭爆發後,蔡元培與妻兒避難來到港,患病逝世,在這裡下葬。此處還有中國近代史上的重要政治人物唐紹儀、以及先後在內地當官和在香港當議員的周夀臣等的墓葬。它也是最多本地世家望族墓地的墳場,因而有不少前清遺老和民國政要的題字,有對聯,有墓誌,是研究香港史、與內地關係,乃至香港書法史的重要資料。

香港仔墳場以外,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目前還管轄荃灣、柴灣和將軍澳三個墳場,共提供墓地、龕位共30多萬個,是政府以外管理同類設施中最具規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