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中國文化部剛宣布了「第四屆文化部創新獎」的獲獎名單,其中包括香港的一個參賽項目,就是以香港中樂團作為完成單位參賽的「科技創新促進民樂的傳播與發展— —環保胡琴系列研發與應用」 。這一得獎再次證明,香港可以為文化創新、為宏揚中華文化作出貢獻。

我是去年與香港中樂團的音樂家到四川訪問演出時,第一次認識到他們這個系列的創新樂器,還就此直接向進行研發的音樂家阮仕春作了請益。後來,民政事務局很高興地做了推薦單位,推薦這個項目競逐中央文化部的創新獎。

我們現在演奏的中國樂器,有中國土生土長的,也有不少是在歷代的文化交流中從其他民族、地區引進的。經過多少年的不斷改良、融合,這些樂器都已大為漢化,從外型、名稱、演奏技術、樂曲風格都有「中國風」 ,以致成為「中樂」了。可以說,中樂音樂史與樂器的不斷改良是分不開的。近幾十年,中樂有很大的發展和變化,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得到樂器改良的推動。這主要發生在內地,不同地方的樂隊、樂器廠都在不斷作改革嘗試,目的是讓中樂隊的合奏更和諧。中國樂器常有很強烈的個性,作為獨奏樂器很有特色,但走到一起就常常有難以協調。

阮仕春很早就著手鑽研樂器改良,他是柳琴演奏家,復原製作了唐制阮咸、曲項琵琶,又研製出雙共鳴箱柳琴系列及阮咸系列,已曾得過獎。環保胡琴系列的研發則是在香港中樂團的支持和推動下進行的,香港中樂團為樂器改良作了體制上的配合,成立了樂器改革小組和改革樂器試奏小組。

經過四年半的研製,整個環保胡琴系列得以完成,把高胡、二胡、中胡、革胡、低音革胡都統一成為以人工皮膜取代蟒皮的皮膜震動樂器,使中樂團不必依賴西洋的大提琴為低音拉弦樂器,整個弦樂組有更融合和諧的音色。

這既是音樂上的追求,也是環保上的實際需要,使樂團到海外演出時,避免海關以胡琴是蟒皮製品而不許進口的麻煩。環保胡琴也不必擔心音色受氣候環境變化而改變。

據悉,這個系列的樂器很受歡迎,已從香港中樂團擴展到香港其他樂團,內地、台灣的樂團也訂購,以致供不應求。

香港無疑只是個小地方,缺少天然資源,只有幾百萬人口,但其能量不能小覷,過去曾在不同領域發出遍及全國以至世界的影響力。經濟上如是,文化上亦如是。例如港產粵劇、電影、流行曲,由香港發端的現代水墨畫,饒宗頤教授的學術成就等等,都為人樂道、廣受讚賞。這都與創新有關,都離不開獨闢蹊徑,開創先河。

「環保胡琴系列研發與應用」拿的正是「創新獎」 。這個獎不但對有關研發人員和團隊有重大意義,對香港各行各業市民都應有鼓舞和啟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