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一位駐港西方外交官不久前任滿返國,來向我告別,我問他將調任甚麼職位,他表示尚未確定,而有好幾種可能。他懂得中文,過去曾經派駐北京,及後來到香港擔任總領事。他聊到其所屬外交部的一個新變化:過去,關於中國的知識是冷門的專業,只有少數專門研究的「中國通」認識;可是如今,中國國情已成為外交系統的通識內容,大多數職位的人員都須要認識中國。

這位外交官的一番話,使我想起在報紙上看到的一篇分析,說如今中國研究已從「潛學」發展成為「顯學」了。

這確是一個新變化。可是擴大去看就發覺,這樣的變化,在民間、在商界,早已出現了。 「春江水暖鴨先知」 ,在商場追逐利潤的人,對之早有察覺。幾年前,聽一位在某美國跨國企業謀職的朋友說,以前在內部培訓中,只會在培訓高層人員時開設中國國情講座,邀請熟悉中國的學者、傳媒人主講;後來,這擴展到中層以至下層,務求讓員工裝備起來,以利於了解企業的部署、動向。

一直以來,中國對於大部分西方人來說,是個非常陌生、遙遠而神秘的國度;一般人,除了對中國文化的某些元素(例如功夫)外,不會太關心中國的情況。中國與他們沒有甚麼直接關係,只有極少數學者對中國文化、社會有興趣,是為漢學家,而他們的焦點往往集中在傳統的中國。關注現代中國的,可能只有同樣為數不多的中國觀察家和記者了;曾幾何時,香港是他們的據點。

自從中國近年迅速崛起,情況逐漸改變。受市場驅動的投資者最早、最勇敢地走進中國,記者隨之。英國的著名經濟雜誌《經濟學人》 ,鄭重宣布每期都闢出版面專門報道中國。打開《紐約時報》網頁,在Most Popular (最受歡迎)欄目的Most Searched (最多人搜尋的字眼)一欄,近年來,頭十位熱門搜尋字眼中, China (中國)必列前茅,經常排行第一位。行文時鍵入一看, China名列第四(居前的是股王巴菲特Warren Buffet ,颶風Sandy,現代愛情Modern Love ) 。

有內地報道說,中國在各方面取得的成就,已引起海內外學術界的廣泛關注,中國研究因此已從「潛學」變為「顯學」 ,並發展成為主流研究了。 「顯學」通常是指與現實聯繫密切,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的學問。如今,中國研究( China Studies )已在西方學術界形成多學科研究,包括近年中國學者開展的關於中國社會發展與變遷的綜合研究。這轉型,已成為國際社會科學界的研究熱點。十月底, 「第四屆中國社會與中國研究」國際學術會議在南京大學舉行,就吸引了亞洲、歐洲的1 2 0多位學者從社會學、人類學、心理學、政治學和歷史學等多學科角度,探討當代中國社會的發展趨勢。香港大學社會學系主任呂大樂也出席了。

新加坡學者馬凱碩( Kishore Mahbubani )在The New Asian Hemisphere (台灣譯本名為《亞半球大國崛起》 )一書中說: 「中國如今正依照其特有方式,鼓舞著全球,如果這還不算是領導全球的話。 」香港對了解和參與這一變化有獨特的地緣優勢。中國改革開放之前,雲集香港的中國觀察家只能「潛」式觀察中國;現在,香港市民大可以「顯」式地了解、體驗自己的祖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