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法貝熱—俄羅斯宮廷遺珍」月初在香港文化博物館揭幕時,一位外國朋友問我,給展品購買保險了嗎?這是調侃之言,不過也可以見到, 「識貨之人」知道,展覽的珍寶價值非凡。

由此亦可見這次展覽的難能可貴。我於二零一一年訪問俄羅斯時,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俄羅斯聯邦文化部簽訂了文化合作諒解備忘錄。備忘錄為兩地更緊密的文化聯繫建立了穩固基礎,促成了俄國珍品於香港展出,這展覽便是成果之一。另一方面,早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就一宗索償訴訟案件的釋法,俄羅斯政府得悉以後,肯定香港已認同「國家豁免」 ,從而消除了把國家珍寶拿到香港展出可能牽涉擁有權訴訟的疑慮,無需再作「司法免押扣」等立法。

這次展覽是本港歷來最大規模的俄羅斯珍罕藝術品展覽。法貝熱( Fabergé )這名字,在歐洲,特別是在皇室貴族、上層社會和收藏界之中,這是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它是俄羅斯一個珠寶工藝家族的名稱,是沙俄時代俄羅斯最上乘珠寶工藝的同義語。它不但是沙皇的長期御用珠寶製作師,後來還把業務擴展到歐洲各國以至美國,各國皇室、貴族、富豪中人趨之若鶩。

展覽分為三部分展出宮廷珠寶和飾物共二百多件。第一部分介紹法貝熱及其公司的歷史,展出法貝熱的典型作品和寶石收藏。第二部分介紹兩位末代沙皇和法貝熱的密切關係,其中最矚目的,是法貝熱為俄國皇室精心設計的四個復活蛋珠寶擺設。第三部分展示工匠以高超技藝製作的各種日用器物。

對這些珍寶,不同的人可有不同的欣賞角度。喜愛珠寶的,一定要去看看各種名目繁多的珍稀寶石。喜愛美術設計的,特別是珠寶設計的,切不可錯過機會。單是那四枚復活蛋的設計思巧就十分值得觀察、揣摩,而二百多件展品都可說有匠心獨運之處。喜愛精美工藝的,就一定得到滿足了。中國有各種巧奪天工的工藝品,而看看俄羅斯的,你會有另一種感嘆。喜愛研讀歷史的,也一定要去看看。法貝熱的興衰,與沙俄皇朝的興衰同步。展覽中的珠光寶氣,折射出了歐洲歷史以至世界歷史的一頁重大變化。

法貝熱看似高高在上,但它無法擺脫塵世的動盪。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它手巧心靈的工匠也被徵召入伍,它的工場要生產軍事零件。這樣的悲劇在展品中得到生動反映,那是一個以黃金、白銀、碧玉等雕嵌的預備役老兵人像。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年輕士兵都戰死沙場,就連老翁也被迫徵召入伍。工匠透過人像的神情把預備役老兵的心境描繪得淋漓盡致。到大戰之後、沙皇被推翻,法貝熱公司也隨而倒閉。

曾前往俄羅斯訪問的人會知道,俄羅斯各博物館所藏的故宮珍寶十分豐富,這次在香港展出的只是第一批。我相信,香港與俄羅斯之間日後會有更多機會進行文化交流。

我又閱報得悉,我國國務院台辦發言人楊毅上月底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提到,最近台北故宮博物院院長表示希望大陸能完善「司法免押扣」等法律保障,台北故宮的文物才有可能到大陸展出。楊毅表示,台北故宮文物如果到大陸展出,不會出現台灣方面所擔心的問題。

如果就香港來說,俄故宮珍寶也都已順利運來展出了。

圖片說明:曾德成細心欣賞精心設計的復活蛋珠寶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