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近來,傳媒上經常有關於「中國夢」的報道和議論。對於生活在香港的人來說,對於「中國夢」會有自己的認知和感受。

「中國夢」這三個字,是伴隨着中國新領導人上場而成為「關鍵詞」的。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再公開談到「中國夢」 ,近日在出訪時也談到了。 「中國夢」不僅有中國因素,也有國際因素。回顧過去,這其實由來如此。

據一些學者的研究, 「中國夢」近年之提起,是身處中外交流前沿的一些中國官員和學者六、七年前首先發其端的。他們看到了中國經濟在國際上崛起之際,感到有必要建立起全民族的共同追求理念。

之前,鮮有人清晰地說出「中國夢」三個字,但這個夢早就存在。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 「夢」代表美妙而虛幻, 《紅樓夢》就是我們的經典文學名著。人總有夢想,當處於人生的低點時,撐過難關的力量可能就來自一個夢想。一個民族也有夢想,這夢想也是在民族處於危難的低谷時模糊地產生的。大抵, 「中國夢」是在這樣的時候形成:就是西方列強向中國狠狠割下第一刀的時候,時維一八四二年。香港被佔,標誌着中國屈辱的開始。

可以說,那同時是舊夢破碎的時候。劇變發生時,所謂「康雍乾盛世」過去才四十餘年。中華仁人志士為實現民族振興、百姓幸福的奮鬥自此展開。我想,這就是「中國夢」在混沌中的初生。這決定了「中國夢」的民族主義、集體主義特色。

先輩前仆後繼,尋求救國救民的良策,曾經以列強為師,卻無法回答一個問題: 「為甚麼老師總是欺負學生呢? 」於是終而下決心走自己的道路。如今堅持這認識: 「實現中國夢必須走中國道路。 」

這樣的夢想產生在傳統文化五千年來連綿不絕的土地上,包含着對傳統思想中「和而不同」 、 「求同存異」的和諧追求,又是順理成章的。這樣的思想根源,在「中國夢」的背景中孕育出「一國兩制」的構思。中國道路就包含着「一國兩制」 。香港回歸可以說是實現「中國夢」過程中的重要里程碑。

「中國夢」明確提出後,為原來模糊的夢想增添了實質的內容,以有別於以前的諸夢。有學者說,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是結合了當今中國的民族主義、革命傳統和追求發展進步的三大政治價值觀。看來, 「中國夢」是其延伸。

人們又容易拿「中國夢」與「美國夢」比較,二者在內涵上卻明顯不同。 「美國夢」是在一片像白紙一樣的大陸上提出的,標榜在沒有歷史負累的土地上對個人自由、平等、理想、機會的追求。那裏的文化源自歐洲,可是在有着各種文化傳統的歐洲就沒有相同的「夢」 。歐洲卻有擺脫兩次大戰噩夢、建立團結和平的歐盟的夢想,這樣的「歐洲夢」一樣把集體利益放於首位。如今,在二零零八年金融危機的後遺症糾纏不去之下,無論「美國夢」還是「歐洲夢」都受到新的考驗。

對於「中國夢」 ,有各種不同的理解。美國未來學家約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夫婦在《中國大趨勢》(China's Megatrends)一書中提出,他們對中國的研究定下一個宗旨:是「拋開西方人的視角和態度,用中國人的眼光看待中國。正視中國的短處,但是絕不根據我們自己的價值觀和標準評價中國。 」

同樣,不必以「美國夢」 、 「歐洲夢」作標尺去量度「中國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