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香港是個商業社會,經濟自由度全球第一,全世界經商做生意的人,都喜愛香港方便營商的環境。很多人講到放任的資本主義時,還愛以香港來做例子。在香港這樣競爭激烈的商業社會中, 不時時刻刻盤算着如何賺錢,難以長期立足。香港不少人言必曰利 ,是很好理解的。

可是在香港的商業社會中,尤其是在華商社會中,凡事都利字當頭,卻又難以為人接受。這是一個中國傳統文化佔有重要地位的社會,這裡 不可以只言「 利 」而不及「義」 。華人的社團、 行會、商會反而都極重「義」字,有些甚至把民間視為「義薄雲天」象徵的關公的像擺放當頭,以示以「義」為言行標準,為維繫共同關係的紐帶。

以義為先, 不等於恥於言利 。很多人以為義與利是兩個對立的概念 ,其實不對。

說到義與利 ,自然就會想到孔孟之道的很多論 說 。有人會立即想到,孔子講過「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 ,並把這解釋為「君子明白的是義,小人明白的是利 」 ,甚至進一步以為君子只講義,而一講利就是小人了 。這句話其實更應理解為: 「對君子應曉之以仁義,對小人應曉之以利害。 」

孔子也是講利的,因為「富與貴,人之所欲也」 ,只是講利要有分寸。他還認為,對於百姓,可以通過「 利 」 來引導他們走向「義」 。有一次,子路救了一個遇溺者,獲救者以牛為贈,子路接受了 。孔子對子路 「收受利益」大為讚賞,認為這可以鼓勵世人見義勇為,大家以後都會樂於拯救遇溺者了 。

可是孔子堅拒不義之財, 「 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且明確的說 :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憑不義之財而富且貴的所為,司馬遷在《貨殖列傳》中給它一個名字:奸富。他說 : 「本富為上,末富次之,奸富為下。 」那時是農耕社會,本富就是靠種田,末富是靠工商業,奸富就是靠不擇手段。

香港人誰都想發達,很多人還想「 不 勞而獲」的發達,會買買六合彩,發個橫財夢,這無可厚非。 不過我想大多數香港人同意「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對於「奸富」是鄙視的。

之所以有這樣的觀察,是因為近日聽到不少人關於一宗官司的議論 。 更 令我觸動的, 見到有人在網上託借一個小朋友身份寫給「父親」的信,感謝「父親」與「媽媽」結婚十日後,與一個有錢老 女人發展婚外情, 「自此,我們一家過着幸福的生活」 ;同樣假借「兒子」身份在報上給「爸爸」寫的信,卻為這樣的「幸福生活」迷惘了 ,因為失去了一個作為好榜樣的「爸爸」 。

誰都看得出這樣的「兒子」是虛擬的,而網民的愛憎則是分明的。我們都深信愛與忠誠對夫妻關係、身教與關懷對子女成長的重要;都珍視並願意堅守尊重與責任、互愛互信、真誠溝通這些家庭價值。

這提醒人們,香港人好利而重義,愛財而有底線。他們不接受見 利忘義、貪財負義的所為。這樣的社會價值觀很可貴,是香港繁榮昌盛不可少的基石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