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香港社區團體正紛紛開展活動,慶祝十月一日到來的六十五周年國慶。對一個人的生命來說,六十五歲成為長者了;就群體而言,通過新老交替,則可以保持蓬勃興旺。我們這一輩所謂「嬰兒潮」的人,是與新中國一起成長的一代,從懂事開始,即使不是身在大陸,也近距離看到、感受到國家幾十年來的巨大變化,前後對比,堪稱老懷安慰。很多變化,是身處其間、其時不易感受得到的,要到有了一定的時空差距,又結合其他因素思考,才懍然驚覺。

我最近就從一位英國學者的研究中看到一些很有啟發意義的觀察。他把中國的經濟發展與中國人口在世界中的比重結合起來,衡量中國經濟發展對世界的意義。

在近代發展史上,多個國家和地區有過持續的高速增長,它們在高速增長初期佔世界人口的比重很不相同,比如英國(一八二○年)的比重是2.0% ,美國(一八七○年)是3.2% ,德國(一八七○年)是3.1% ,蘇聯(一九二九年)是8.4% ,日本(一九五○年)是3.3% ,亞洲四小龍(一九六○年)是1.4% ,而中國(一九七八年)高達22.3% 。中國在佔世界人口差不多四分之一的人群中持續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長,大大改善了世界人口的貧富分布面貌。聯合國連年說要搞扶貧而苦無良策,中國埋頭苦幹,在不短時間內就讓幾億人脫貧了──儘管中國從整體上來說還是個發展中的國家。

經過一代人的努力,實現了根本轉變。人類經濟發展史出現了這麼大的進步,有這麼巨大的人群的生活水平得到這麼大幅度的提高,能不教人讚嘆!

另一種表達方式也發人深省:中國一九七八年開始實行改革開放時,全世界人口中,人均G D P低於中國的國家不到1% ,而高於中國的有74% ;換句話說,中國這佔世界22.3%的人口幾乎「衰到貼地」 ,下面只有不到1%人口墊底,而上面有74%人口高高壓蓋着。

到二○一二年,情況起了根本變化。中國大幅度向上移,仍然高於中國的只有29%的人,而中國之下的人口佔世界51% 。中國已處於世界的中上水平,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世界人口經濟比中國發達。

如果以賽跑作比喻,一九四九年新中國建立時, 「一窮二白」 ,無論在亞洲、歐洲、拉丁美洲,都有很多國家發展水平高於中國。六十五年過去,有多個原比中國富裕的國家都落到後面了。當然我們重視的不是比賽,而是實際關乎廣大民生。

中國很特殊──成就特殊,國情特殊。它不僅令國際間關注中國的專家着迷,而中國人自已也很難讀懂中國這本大書。內地有研究人員在解讀這本大書中,概括出主要有「四超」 、 「四特」八個特徵,即超大型的人口規模、超廣闊的疆域國土、超悠久的歷史傳統、超深厚的文化積澱;以及獨特的語言、獨特的政治、獨特的社會、獨特的經濟。其中的每一點都包含了傳統文明和現代國家的融合。

中華文明有無比的凝聚力,六十五年的偉大成就,是超大規模的人口在廣闊的國土上共同創造出來的。我們眼前的中國,真如浴火重生的鳳凰,讓人目眩,既古老又充滿生命力。能夠在有生之年目睹和親歷國家這些變化,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幸福和幸運。願這樣的幸福和幸運在我們的子孫中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