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到了年終,新聞界一項慣性工作,是盤點本年度的新聞,評選出最受關注、最有影響力的重大新聞,常常名之為「十大新聞」 。國際間一些涉獵廣泛的新聞機構可能還有不同領域的「十大」 ,如書籍、音樂等等,而在香港則集中在社會新聞類別。

這樣的評選讓人顧後瞻前,自有好處。一年一年的小結長期持續進行,十年、二十年以至百年的「十大」新聞結合,就能反映歷史的發展脈絡和民情指向。近年一些評選是新聞機構與政府部門聯合舉辦的,並有市民參與,這增加了輿情的反映,可參考性又高一些。

一些傳媒也會評選國際新聞的「十大」 。從香港的角度去評選國際新聞「十大」 ,可能只是反映了在香港的角度之下產生的印象,未必舉世接受。但這也是有益的,可以引導大眾擴闊眼界。香港以國際都會自居,應當有相應的國際視野。

譬如,近來的報道中有大量關於美國警民關係的新聞,這很可能在這裡或哪裡的「十大」中佔一個席位。對這個新聞,值得了解多一點。

這本來不過是美國的地方新聞,但由於案件層出不窮,有警察槍殺和徒手扼殺平民的,有平民槍殺警察的,一宗接一宗,還觸發連串暴亂,於是備受國際關注。傳媒給人的印象,似乎是警察殺人在先,而示威、報復在後,可是從美國整體治安來說,你實在說不清楚孰為因、孰為果,就像雞與蛋孰先孰後的爭拗,很難說得出可以服眾的道理來。

《經濟學人》期刊( The Economist )本月十三至十九日一期的封面以「受審」為題,專門探討美國警務工作的弊病。封面文章說,美國警察每天射殺至少一人(文中稱無人知道實際數字,因為並非所有槍殺都有報告。 )根據美國聯邦調查局的統一犯罪報告項目( The Uniform Crime Reporting Program ) ,美國警察二○一三年射殺四百六十一名「嚴重罪行的疑犯」 。

另一面則是,美國同年有近五萬名警察在執行職務時遇襲,近三成人受傷,二十七人死亡。人的生命是最寶貴的,當今美國卻如此大開殺戒,難道與其社會裡的深層矛盾以至標榜的制度全無關係?

香港不過是個七百萬人的城市,拿它與美國這個幅員廣闊、人口眾多的大國直接比較並不適合。但從中我們的確可以看到香港之可貴和優越所在。香港獲公認為世界最安全城市之一,這既得益於我們擁有非常優越的警隊,得益於我們多年以來建立起來的法治制度和守法風尚,其中包括我們擁有守法、謙恭的市民。不要以為這是從來如此的:不過兩代人之前,我們這裡黑白難分。

各方面的經驗都告訴我們,怎樣的警與怎樣的民是相輔相成的。我們今天警隊的建立,來之不易。我們或許應當從較高闊和抽離的視覺去審視。先前兩個多月的佔領街道事件,廣大市民和警務人員表現了最大的克制和忍耐;有外來律師看到香港「清場」的直播後說, 「全世界最文明的警察就是香港警察」 。對比國際情況,了解一下全球多處地方的狀況,當會有同感。香港人一向在表達意見時展示和平、理性,討厭非法、暴力的行徑,這亦是十分清晰的。我們應珍視這逐漸建立起來的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