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藝術品的價值,很難估計。不同的人、不同的機構、不同的地方,對藝術作品有不同的衡量。有人量之以金錢,有人量之以文化價值。市場價值不菲的藝術精品落到手上,怎樣處理,最能反映出一個人的價值取向。

香港藝術館上月收到的一批贈畫,就是一個好例子。這是蜚聲國際的中國已故著名畫家吳冠中的作品,共25件,都是畫家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紀初創作「黃金時期」的遺作,有油畫,有國畫。有人根據吳冠中作品在國際拍賣會上創新高的行情估計,這批作品價值十億元以上。從這捐贈,可見吳冠中和遵照父親遺願處理父親作品的吳可雨兩位先生,忠於藝術的無私與大度,以及對香港的信任。

吳冠中的藝術生涯,滿途荊棘,深受磨難。我知道這樣一個故事:在改革開放之初,吳冠中一家人仍擠住在北京一個四合院、大雜院的一個狹窄房間裡,畫布掛在牆上創作,要有合適的距離和光線看效果,得到室外去。一次,旅法畫家趙無極來看望他,他告訴客人先得少喝水,因為四合院裡沒有廁所。

到他的作品洛陽紙貴之後,他可沒有忘乎所以,不把畫筆視為生財工具,也沒有把作品作為財富留給子孫,而堅信藝術是要交付給人民的,囑託捐贈出去。他晚年一直致力要做好的事情之一,是為自己的作品找尋好歸宿,選擇能讓普羅大眾透過他的作品感受到藝術真、善、美的博物館。

這是香港藝術館收到的第五批吳冠中贈畫。從一九九五年起,吳冠中一再向香港藝術館贈送畫作,生前分四次贈送了52幅;去世之後,兒子吳可雨又贈出25幅,這就是我們日前得到這批畫。吳可雨與父親心意相連,不折不扣地履行父親的旨意,親手、忠實地落實父親的遺願,把這批藝術精品送交到我們手上。

香港藝術館獲得的信任,是與吳冠中父子多年的交往中建立起來的。我衷心感謝香港藝術館的同事們,我深信,是他們的專業精神和忠誠於藝術的工作態度打動了吳冠中和他的家人。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香港藝術館的前館長。吳冠中對館長的鑑賞水平和工作態度大為讚賞之下,要私下送他一幅畫。館長無疑鍾愛吳冠中的作品,卻是把贈畫也當作是對香港藝術館的捐贈,列歸館藏。對比二十年前內地官場一些以權謀私、藉雅興斂財的腐敗現象,吳冠中大為感慨,對香港藝術館倍加信任。

吳冠中77幅畫安居落戶到香港來,與他父子倆及我們藝術館的老館長三人相關。從更大方面看,香港這個地方的特色,正切合畫家的鍾愛:香港中西交融、積極創新的社會風尚,與吳冠中的藝術取向很般配。吳冠中穿梭於油畫與水墨之間,融匯中西繪畫的精粹,為畫壇作出巨大貢獻。香港則糅合中西文化,從市民日常生活到經濟法律管治,都博採眾長而卓然屹立於世界。

吳冠中離開我們已四年,但他的作品並沒有隨着歲月消逝而褪色,而是歷久彌新。香港藝術館將進行翻新和擴建工程,已計劃劃出專區長期展示吳冠中先生的作品,讓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在香港可以從我們的館藏感受到吳冠中中西畫藝的真、善、美。

圖片說明: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中)與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署長李美嫦(左)在「吳冠中作品捐贈2 0 1 4 」新聞發布會上,向吳冠中兒子吳可雨頒發感謝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