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一部百科全書,對所有人都有用、有益,誰都可以從中找到自己感興趣的內容,得到好處。有人把敦煌石窟譽為百科全書- -中世紀的百科全書,又是牆上的圖書館。那麼參觀敦煌石窟,也應當有這樣的效益;哪怕到沙田的香港文化博物館,參觀正在舉行的「敦煌:說不完的故事」展覽,也必有收穫。

敦煌這個名字的來歷,至今沒有確說,學者仍然根據那裡數千年來不同語言民族的你進我退,而有不同見解。敦煌一詞早在漢武帝時已見諸文字,漢武帝後來先後設置了河西四郡。 《漢書》中說: 「敦,大也,煌,盛也。 」可見敦煌那時已是繁盛之地。這比前秦、北魏時期在莫高窟開建佛洞,還早三四百年。莫高窟洞裡、牆上的故事說不完,敦煌的故事就更說不完了。

即使故事限於莫高窟石窟,它的時間跨度也逾千年,而空間跨度涉及中華、印度、兩河、希臘文明;千佛洞的壁畫、雕刻、書法、遺經所涉及的不僅是宗教、藝術,還有極其豐富和珍貴的歷史、民俗資料。可以說,不管你的旨趣在哪一方面,都可以在這個「說不完的故事」展覽中得到觸動和啟發。

一些家長帶小朋友去參觀,竟然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小朋友在三個按一比一比例複製、連照明環境亦如實境的洞窟中,拿着博物館提供的手電筒親臨其境地觀看洞內景物,既有「探險」之樂,又更充分體會到敦煌藝術的感染力,興味盎然。

香港與敦煌南北殊域,可是存有微妙因緣。敦煌研究院院長樊錦詩曾就此說: 「古代的敦煌,就是現在的上海、廣州、香港。 」原因是,敦煌是絲綢之路的咽喉之地,東西文化的薈萃,融匯了不同的文化、藝術、歷史、宗教,是世界少有的寶庫。如今的香港與上海、廣州等沿海面向世界開放的城市也一樣。

可能因為這種因緣,香港人對敦煌有特殊的興趣,除了很早就有人前往旅遊之外,還在文化、學術、藝術、出版等各方面與敦煌結緣。相關的展覽,過去舉辦過多次,但都沒有這一次的全面和盛大。

這個展覽由香港文化博物館與敦煌研究院聯合舉辦,經過三年的磋商籌劃,展品除了三個極具代表性的複製洞窟,還有十七組彩塑臨本、四十九幅壁畫臨摹本、三十五項敦煌文物、多組模型等輔助展品,以及大量高像素壁畫圖像等,盡顯敦煌石窟的精粹。這也是香港文化博物館自開館以來展場面積最大的展覽,展期由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開始,將至今年三月十六日。

香港人不但對敦煌感興趣,而且對敦煌有貢獻。其中最值得提出的,是國學大師饒宗頤在敦煌這部百科全書作出研究的成果,他憑着個人的淵博學識,從不同切入點,一再得出別開生面的重大研究成果,是公認的敦煌學的大師。

敦煌的成就與興衰是恆久的議題。從香港的角度,不少人從敦煌得到各種收穫,以至啟示。有文化人看敦煌、思香港,曾經以兩句詩總結思緒: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

看完「敦煌:說不完的故事」展覽,對這兩句詩或許會有新的體會。

圖片說明: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右二)早前參觀「敦煌:說不完的故事」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