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內地來頭不小的音樂劇《蝶》到香港演出多場,觀看的人不少。從觀眾的反應來看,香港人對音樂劇相當熱情。

音樂劇的形式很多樣化,各種不同類型的流 行音樂元素、風格,各種舞台藝術都可以加入,可以說是現代舞台表演藝術的綜合體。這使音樂劇可以十分多姿多彩,娛樂性十足,能迎合各種不同觀眾的口味。 倫敦、 紐約一些成功的音樂劇因而可以盛演不衰、賣座經年 。這兩個城市既是國際金融中心,又是文化中心, 不 論 什麼時候都必有一台叫好叫座、受到本地和來自世界各地觀眾歡迎的音樂劇上演。音樂劇於是成為它們作為國際文化中心的標誌之一。我相信不少香港人到這兩個地方旅 行 ,會把觀看音樂劇列為重要節目。

對於《蝶》 ,香港觀眾可能有不同評價,但我相信他們都一定會有所震動,如劇評人石琪所言, 「果然是重本大製作」 , 「精裝新派」 , 「水準頗高」 。這與《蝶》的製作起點高,從一開始就瞄準「國際水平」 ,着眼於世界市場分不開的,創作班子因而是國際化的一流班子。

這樣做,需要有雄心壯志和廣闊視野。我與為了中國要有自己國際水平的大型音樂劇不但投下巨資而且投下多少年心血的曾慶榮女士交談過,深深感受到這個團隊對音樂劇的熱誠。他們不但有藝術的執着,還有商業的眼光,目的是要讓這個新的表演形式能在中國持續發展。

香港演藝界多年 來也創作過不少音樂劇,算起來可能有十幾齣。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就有過潘迪華的《白孃孃》 ,後來又有張學友的《雪狼湖》 。幾年前的《我和春天有個約會》還掀起過一陣熱潮,從舞台演到電影、電視。

香港的音樂劇還曾演到「出埠」 。早幾年 ,香港話劇團、香港中樂團、香港舞蹈團三個專業藝團曾破天荒攜手,加上顧家輝、黃霑,創作了 《酸酸甜甜香港地》 ,到過內地幾個城市上演。

這樣算起來 ,華人社會中,搞音樂劇出力最早、最多的,或者是香港了 。

不過如果同國際級的大型音樂劇, 例如到過香港演出的《孤星淚 》 、 《歌聲魅影》 、 《貓》等相比,香港的音樂劇不可否認從各方面都還落後一段距離 。原因應當是多方面的。一個大型的國際級音樂劇,需要各方面的一流人才,涉及龐大投資, 更重要的是,要有足夠大的市場需求支持。

顯然,如果只着眼於香港本地市場,一定炮製不出這樣的音樂劇來 。但《蝶》的破繭而出,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示。內地電影市場開放後,香港電影製作上了一個台階,儘管有成有敗,電影人的視野、抱負已不一樣。香港的音樂劇創作是否也可以上新台階?

我知道,黃霑生前在完成《酸酸甜甜香港地》之後,還躍躍欲試要創作另一部音樂劇《方世玉》 。這自然已難如願了 , 不然把香港擅長的功夫、功夫電影與音樂劇嫁接, 說 不定可以創作出新的音樂劇品種來 。最近,美國一位華裔劇作家正在創作一齣叫做《 李小龍 .前往西方的旅程》的百老匯音樂劇,這是不是更可以令人得到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