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香港去年作為奧運城市,成功協辦了 北京奧運的馬術項目比賽;今年十二月又將舉辦香港2009東亞運動會。這使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塗上了日益濃重的體育色彩。

當今世界上,體育不僅是做做運動、鍛練身體而已──這只是狹義的體育。隨着社會富裕和體育運動普及化,體育已發展成為一個牽涉廣泛的經濟活動範疇。在廣義的體育領域中,從業人員不少,生產總值也不小。

日前有報道說 ,柏林在德國一項經濟研究中被評為德國排列第一位的體育城市。這不單是因為柏林產生了 不少出色運動員── 參加北京奧運的德國選手超過一成來自柏林 ,還因為柏林一年銷售的體育用品就多達十億歐元,擁有龐大的體育經濟。

體育甚至還負有重要的政治、文化功用,在小至個人、球會,大至城市、國家的身份認同上,都可以產生巨大精神作用。

因此,各種國際性體育比賽, 不管是單項的還是綜合的,都越來越受到重視,越來越產生重大社會影響力就毫不奇怪。

香港作為一個經濟發達、國際活動頻仍的大都會,也有條件把體育──包括狹義的體育和廣義的體育──搞得更蓬勃。

事實上,我們已在這方面做出不小成績。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已使香港成為這項體育最享負盛名的城市,全球只有香港曾兩 度 ──一九九七年及二零 零五年 ──舉辦過世界杯七人欖球賽。香港馬拉松、香港國際六人木球賽、香港國際哥爾夫球公開賽、世界網球冠軍挑戰賽、香港壁球公開賽、香港公開羽毛球錦標賽、香港國際賽事(賽馬)和香港世界女排大獎賽,都是世界的一級賽事。

香港也一再證明,香港運動員有實力在全國、地區以至奧運奪取獎牌。 李 麗珊、黃金寶等精英運動員崛起之後,激勵 了 不香港青少年運動員。 18歲的梁灝雋和陳晞文分別在世界青少年 滑 浪風帆錦標賽奪得金牌和銀牌; 18歲的張敬樂在全國公路單車賽青年組贏得冠軍都是例子。第一屆亞洲青年運動會剛在新加坡舉行 了 ,香港的獎牌在42隊中排名第五,也證明了 年輕選手的實力 。

這些都是我們自二零 零七年增加對精英運動員的直接財政支援,以及增撥資源培訓出色新秀的成果。我們還打算由明年亞運會開始,增加香港選手在主要國際運動會上取得獎牌的獎金 , 例如在奧運奪得金牌的獎金由一百萬元增加到三百萬元。

總括來 說 ,我們要推動香港的體育發展。這樣做的最終得益者不只是體育界,而是整個社會; 不僅推動體育的發展,也有助推動社會、民生、經濟的發展。我希望,會有更多市民參與體育運動、欣賞體育比賽,使體育在香港也逐漸成為一種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