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局 長 隨 筆

 

笑 眯 眯 的 高 錕
 
2009 年 10 月 18 日

與 香 港 有 深 厚 因 緣 的 前 香 港 中 文 大 學 校 長 高 錕 獲 頒 諾 貝 爾 獎 , 讓 所 有 香 港 人 都 由 衷 高 興 。 「 光 纖 之 父 」 高 錕 可 以 說 是 香 港 人 最 熟 悉 而 且 感 到 親 切 的 大 科 學 家 , 他 得 到 諾 貝 爾 獎 , 讓 香 港 人 更 加 了 解 這 位 曾 經 以 香 港 為 家 , 使 香 港 人 感 到 無 比 光 榮 的 學 者 。

另 一 位 諾 貝 爾 獎 得 主 崔 琦 年 輕 時 也 曾 在 這 裡 求 學 。 小 小 的 香 港 能 夠 哺 育 過 兩 位 諾 貝 爾 獎 得 主 , 實 在 難 能 可 貴 。

要 數 上 世 紀 對 人 類 生 活 影 響 最 大 的 科 學 家 , 高 錕 必 能 位 居 前 列 。 若 不 是 有 了 光 纖 , 我 們 不 可 能 進 入 資 訊 時 代 , 今 天 的 日 常 和 經 濟 活 動 , 都 離 不 開 高 錕 的 發 明 。 今 日 世 界 若 沒 有 了 光 纖 , 一 定 會 陷 入 難 以 設 想 的 混 亂 。

這 樣 一 位 大 科 學 家 卻 讓 香 港 人 都 感 到 親 切 , 他 友 善 而 純 真 的 笑 容 , 讓 人 覺 得 就 是 鄰 居 的 伯 伯 。 連 日 來 , 大 家 可 以 從 傳 媒 上 看 到 很 多 關 於 高 錕 平 易 近 人 的 小 故 事 : 他 被 學 生 搶 「 咪 」 、 搶 白 , 仍 然 笑 眯 眯 的 ; 出 席 名 人 盛 宴 後 可 以 施 施 然 坐 電 車 離 去 ...... 等 等 。 於 是 , 連 路 邊 的 補 鞋 匠 也 認 得 他 是 「 光 纖 之 父 」 就 一 點 也 不 出 奇 了 。

他 曾 在 我 們 這 個 城 市 讀 書 、 教 書 、 出 掌 大 學 、 做 研 究 、 過 退 休 生 活 , 還 與 普 通 市 民 一 起 擠 過 地 鐵 、 逛 過 超 級 市 場 , 他 實 際 是 我 們 的 一 分 子 。

在 這 個 對 追 逐 名 利 習 以 為 常 , 對 「 搏 出 位 」 不 以 為 怪 的 社 會 中 , 能 一 心 想 著 造 福 世 界 而 又 真 能 造 福 世 界 , 同 時 又 可 以 整 日 笑 眯 眯 面 對 光 怪 陸 離 世 情 的 , 真 是 高 人 。 高 錕 就 是 這 樣 的 高 人 。

高 錕 是 怎 樣 成 為 這 樣 的 高 人 的 ? 最 佳 的 答 案 或 許 應 從 他 的 自 傳 《 潮 平 岸 闊 ─ ─ 高 錕 自 述 》 中 尋 找 。 大 科 學 家 在 書 中 沒 有 多 講 科 學 , 更 多 的 筆 墨 用 於 寫 自 己 的 生 活 , 寫 一 個 有 特 殊 才 幹 的 華 人 在 世 界 各 地 的 遭 遇 , 寫 與 妻 子 數 十 年 的 鶼 鰈 情 深 。

讓 我 有 點 意 外 的 是 , 高 錕 主 要 在 海 外 受 教 育 , 但 重 視 傳 統 文 化 。 他 在 書 中 說 , 同 意 耶 魯 大 學 一 位 老 朋 友 說 的 : 「 我 們 都 是 在 自 己 文 化 鄉 土 長 大 的 最 後 一 代 , 汲 取 傳 統 養 分 就 像 呼 吸 一 樣 自 然 ...... 。 」 他 因 而 懷 念 幼 時 在 私 塾 對 四 書 五 經 囫 圇 吞 棗 的 背 誦 , 還 說 : 「 如 果 我 們 不 將 頭 腦 塞 滿 知 識 , 尤 其 是 前 人 的 名 言 雋 語 , 又 或 者 密 爾 頓 的 詩 歌 , 也 就 難 以 領 會 一 種 語 言 奧 妙 的 表 達 力 。 」

為 了 誌 念 香 港 與 高 錕 的 這 一 段 因 緣 和 高 錕 的 成 就 , 可 以 做 點 什 麼 ? 我 們 有 這 樣 的 打 算 : 以 高 錕 得 到 諾 貝 爾 獎 為 題 材 , 由 香 港 郵 政 發 行 一 張 郵 票 小 型 張 , 還 會 就 小 型 張 的 設 計 舉 行 公 開 比 賽 。 我 希 望 大 家 踴 躍 參 加 比 賽 。

現 時 我 們 可 以 在 公 共 圖 書 館 的 多 媒 體 資 訊 系 統 重 溫 高 錕 先 前 在 香 港 中 央 圖 書 館 發 表 演 講 的 錄 影 。 香 港 科 學 館 也 會 配 合 舉 辦 有 關 高 錕 與 光 纖 科 技 的 專 題 展 覽 。


回上頁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