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還有不到十天,香港回歸祖國就滿十八周年。各大社團組織紛紛舉行慶祝活動。

民政事務總署綜合編印了慶祝活動概覽。地區團體的慶祝多結合宣揚關愛精神,例如灣仔區議會的「愛心湯包關懷行動」 、兆康之友社的「長者共聚慶回歸」等,還有多個機構向弱勢社群派「福袋」贈送禮品,讓大家共享歡樂。不少慶祝活動又展現活力與創意,例如「青年夢‧我要GO飛」 、 「全港青少年繪畫日」 、以至各區的大小型文藝匯演和嘉年華等,多采多姿。

最重要的慶典活動是七月一日在金紫荊廣場舉行的升旗禮,這是由政府主辦的典禮。民間多處地區也舉行升旗儀式。十八年前,英中交接香港政權,就是以降旗升旗作標誌的。改旗易幟之下,歷史翻開新一頁,香港走上了新的歷程。

十八年前見證了回歸這一天的市民會記得: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下午,英方舉行降旗儀式時,下着滂沱大雨。英國旗徐徐降下,摺疊好,交到末代港督彭定康手中。彭定康滿臉濕透,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英國對香港逾一個半世紀的殖民管治於此告終,同時也正式宣告了「日不落帝國」的完結。香港與英國有八個鐘頭時差,過去的確是那邊日落,這邊天亮。

當晚午夜,在交接儀式上,英國旗再一次下降,同時升起的是中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儀式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室內舉行,沒有雨水,但不少中國人眼眶含淚,覺得湔雪了一個半世紀以來的恥辱。

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十九世紀晚清政府積弱的時候,英國發動鴉片戰爭,先後以武力脅迫清政府簽署《南京條約》 、 《北京條約》和《展拓香港界址專條》 ,侵佔了香港島、九龍和新界。有誰會相信,英國炮艦萬里迢迢來到中國,佔據香港,就是為了給中國人推介優越的西方文明?到今天,這竟仍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香港受英國侵佔的一百多年期間,中國大陸風雲激盪,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先後發生了辛亥革命、軍閥割據、日本侵略、國共內戰等大事。結果,到中國成功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時,升起的不是滿清黃龍旗,不是五色旗或青天白日旗,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五星紅旗。

英國對香港的殖民管治有過間斷,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侵佔香港的三年零八個月。英、美等國家以中華民國為同盟國,然而日本投降後,英國拒把香港交還中國,爭先派夏慤受降。於是,一些人稱的「重光」 ,在當時的中國戰區總司令蔣介石所寫日記中則說: 「英國強行重佔香港,不許我軍接收,並拒絕我委派其英國軍官接收香港之指令,痛憤無已。 」後來又說: 「英國侮華之思想,乃為其傳統之政策,如我國不能自強,今後益被侮辱矣。 」

然而,中華民族自強不息,在上世紀後半葉更為突飛猛進。香港的命運一直與國運相連。一九八二年,鄧小平對到訪的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說: 「如果中國在一九九七年,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四十八年後還不把香港收回,任何一個中國領導人和政府都不能向中國人民交代,甚至也不能向世界人民交代。 」

如今,中國領導人已提出,在新中國成立一百年時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回歸後的香港,依「一國兩制」走上中華民族振興的道路。

生於一九九七年香港特區政府成立之日的孩子,將屆成年,可以領取成人身份證了。據統計,至去年底,香港十八歲以下人口共一百零九萬餘人,約佔市民總數的百分之十五。他們是在五星紅旗和紫荊區旗下成長的,從沒經歷過在「米字旗」 、 「龍獅旗」下的生活,不可能有親身經歷的前後對比,但歷史是可以認識,而且應該認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