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到濟南參加了第十一屆全國運動會的一系列活動回來,留下不少深刻印象。

簡單回顧一下全運會的歷史,可以看出中國的一些變化。全運會由第一屆到第九屆只在三個地方之間輪流舉行,就是北京、上海、廣東,頭四屆更都只在北京,之後才輪到上海和廣東。原因是不難明白的,就是舉辦規模宏大的全運會不容易,是對一個地方組織能力和經濟實力的考驗,沒有一定底子,辦不了。

到二零零一年廣東主辦那一年,這個限制宣布取消,立即就有五個省競爭主辦權,最後由經濟領先一籌的江蘇(南京)勝出。這一屆由山東(濟南)主辦,遼寧(瀋陽)會是下一個主辦省。這一演變反映了中國經濟發達地區的擴展。

去年的北京奧運開幕式使全球觀眾眼前一亮,本屆全運會的開幕式沒有那麼備受期待,但如果你有看電視轉播,也一定有耳目一新之感。那懸在半空的360度無鏠連接而形態不斷變化的電子顯示屏令人驚嘆,整個運動場的地面在電子技術下不斷圖案變幻,也值得讚賞。這個以「一山一水一聖人」為主題的演出,展現了齊魯文化的風采和特色。

第二個給我深刻印象的,是出席了國家主席胡錦濤與中國優秀運動員的會見。中國不同年代都有出色運動員為國家取得榮譽,激勵起國人士氣。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都能勾起人們當年的種種記憶。我見到五十年代三破世界紀錄的中國蛙王穆祥雄,六十年代第一個拿到世界女子乒乓單打冠軍的邱鍾惠,還有香港人熟悉的廣東足球名將容志行等。胡錦濤接見這些已淡出人們視線之外的優秀運動員,是對他們所作貢獻的肯定。有說道:國運興,體育興。當今國家的興旺,有他們的功勞。

我還對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強調要十分重視賽風、賽紀和反興奮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全運會是中國各省市之間的比賽。一直留意中國體育的人應當知道,全運會對錦標爭奪的競烈程度,會比國際賽還激烈。以乒乓球為例,要在全運會的大江南北各路英雄中殺出重圍拿金牌,比拿世界冠軍還難。劉鵬的強調因此很有根據。

據悉,在全運會期間被檢出使用興奮劑的運動員將被嚴厲懲罰,教練也一樣。

我此行也是為了給香港的運動員打氣。回歸以來,香港運動員可以參加全國運動會,增加了交流的機會。香港運動員有不少機會到國外比賽,和接受外國先進技術的訓練。而另一方面,隨著中國運動水平不斷提高,到內地比賽和訓練,對香港運動員也大有裨益。香港運動員在這方面可說得兼收並蓄的優勢。

還有一個多月,香港就會舉行第一個大型國際綜合性運動會─ ─東亞運動會。到濟南參觀和比賽,為我們提供了很多觀摩和鍛練的機會。我相信,我們可以成功舉辦一屆有香港特色的運動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