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昨天和前天(十月三十、三十一日) ,紅磡體育館有兩場分量十足的演唱會,由粵港澳三地的粵劇紅伶聯袂擔綱。這是慶祝六十周年國慶的活動之一,正好安排在這個時候舉行,平添了一番意義,就是共同慶賀粵劇獲聯合國教育、科學和文化組織批准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

粵劇「申遺」從最初算起,經歷了六個年頭。第一次失敗之後,粵港澳政府和粵劇界人士吸取經驗,至去年九月再通過中央政府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申請,到今年十月初終於得到入選。這無疑是巨大的鼓舞,但同時也是巨大的鞭策。

「申遺」本身,是大家關注到粵劇的困難和發展前景而提出的。大家看到的是,曾經在以珠江三角洲為中心的廣大地區興旺一時的粵劇,在社會的急劇轉變下,演員、創作人員、觀眾都不足,演出水平下降。三地政府與粵劇界共同「申遺」 ,則顯示大家都願意為保護這個有濃烈本土特色的文化遺產而努力。

粵劇在三地的長時間發展,有很不相同的經歷,三地體制不同,藝術的追求也不同。真正的粵劇愛好者去看紅館的演出,一定可以品味出三地的不同特點來,尤其是粵港之間,唱的雖然都是傳統曲目,但語詞、唱腔、音樂有自己的特色,這些都應該包括在各地要保護的粵劇遺產之內。

但「申遺」成功,不為自動有助這樣的保護,最終推動粵劇發展的,仍然是關心粵劇發展的人,和當地政府。

特區政府一直與香港粵劇人士有緊密的聯繫和合作,近年來在推動粵劇的普及、培訓,增加演出場地等方面,都取得一定成果。不過到鑼鼓打響了,能不能吸引觀眾進場,還是要靠舞台上的號召力。

這次演出,很高興看到近年很少在香港舞台上露面的大老倌林家聲也登台了,不但與陳好逑合唱《五湖泛舟》 ,還獨唱《西廂待月》 。林家聲是專程由加拿大返港參加這次60周年國慶的演出,他「開金口」的消息在粵劇迷之間引起轟動,票一開賣就出現人龍,很快就搶光了。

這反映出,愛好粵劇的觀眾還是不少的。多年來,香港粵劇一方面式微,一方面有戲院靠粵劇上演而知名,其他地方可能已很少的神功戲也持續在香港演出。

同樣反映出的是,像林家聲這樣深受粵劇迷擁戴、有號召力的大老倌確實不多了,比起昔日省港澳以至南洋老倌名角林立,不可同日而語。這當然有客觀環境轉變的難以抗拒因素,但站在粵劇觀眾的角度,渴望看到、聽到紅伶超凡技藝的心是不變的。

林家聲之受歡迎不是偶然的,這大概與他對藝術境界的不懈追求有關,他把這概括為四個字:博、精、深、新。我試把林家聲對這四字的理解抄錄如下,與粵劇好受者分享:

博:是盡取各家所長,豐富自己的表演藝術,要博學、多看、多聽,要識得多。
精:是不斷求進,精益求精。
深:是演得深,體會深,包括塑造人物個性要深刻。
新:是求有新意,每次都在演出上賦予新演法,有了新生命,劇情便不會被覺過時老化。

這樣的大型同台演出,對觀眾是難得的欣賞機會,對三地藝人則是很好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