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本月初有幸獲邀參加由浙江大學基督教與跨文化研究中心承辦的論壇,主題是「基督宗教在當代中國的社會作用及其影響」 。香港基督教、天主教的多位教授、牧師和神父也都前往參加。論壇上有講者引述耶穌在登山寶訓中的話: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 ,強調「和在愛中」 ,和好是貫穿整本《聖經》的主題。

如果把《聖經》和基督信仰看成為西方傳入的文化,則中華傳統文化裡, 「和」的概念同樣可以追溯到很古老的世代。 《易經》被推為中國群經之首,其中, 「和合觀」是重要的思想,以「一陰一陽謂之道」 ,概括了對天地的總體認識,認為世界萬物是互補相生的、完整和諧的。 「和」可以說是中華文化的思想根源之一。

這種思想後來又在儒家學術中發展成為「禮之用,和為貴」的「貴和」精神,就是強調「和」的整合作用,以達到和諧、和平、和合。這樣的整合,是針對存在「不同」而作出的。孔子提出要「和而不同」 ,就是對「不同」的承認和尊重。

對於「和」與「同」 ,中國早在春秋戰國年代就有過爭論,周太史史伯提出「和實生物,同則不繼」 ( 《國語.鄭語》 ) ,就是說「和」才能生化演進,只是「同」是無以為繼的。齊國的晏嬰進一步解釋「和」就如煮羹,以不同食材炮製出鮮美的湯羹; 「同」就是以水和水相煮,始終還只是水。香港人愛飲靚湯,此理應該一說即明。

音樂亦一樣,一定要有不同音色的樂器配合,進行交響,才可以產生層次深厚、音色豐富的樂章來。而不同的音色講求和諧才悅耳,否則就只是噪音。

應當說, 「和」的目的,不是達到「同」 ,而是要達到融和,而「不同」是「和」的基礎。中國人「和」的思想認為只有「異」才能構成「和」 ,且提倡求同存異、包容共濟,不必非此即彼、非黑即白、 「有你無我」 。

現代社會提倡的「和諧」 ,不僅是針對人與人的關係而提出的,還有更重要的內容,是針對人與自然的關係,要與自然和諧,天人合一。擴大到自然這個層面,就更容易看到「不同」的重要了。科學研究越來越發覺,世界必須生物多元才能持續發展,任何一個即使不起眼的物種,都在關係世界命運的生物鏈中擔任難以替代的角色;任何一個物種的消失,任何一個事物的破壞,都可能導致長久的生態失衡,影響人類的生存。

現代和諧社會與古代和諧社會,本質一樣,但建構的條件顯然有所不同。香港地方不大,相對於地域大、人口多的地方,自然較有利於建構和諧社會,也有相當好的條件這樣做。我們較有利的條件包括:第一,有以人為本的施政理念;第二,市民經過多年的同舟共濟、共同奮鬥,建立了共同價值觀;第三,有良好的法治基礎;第四,建立了基本福利制度,弱勢社會受到保護;第五,民主體制在建立中逐步完善。

這些都是建立現代和諧社會應當具備的,而香港經過多年發展,特別是回歸以來的努力,在以上各方面都取得相當可觀的進展。同其他地方相比,我們在這些方面確有很多值得香港人驕傲的成績。從這角度來看,要達到建構和諧社會的目標並不困難;困難在於要在「和」的源頭上建立起共同的信念,認同和衷共濟,相信「不同」正有利於「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