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過幾天才立春(二月四日) ,但香港春節以來空氣濕潤,雖然沒有綿綿春雨,已是春意十足。據一位好尋春消息的朋友說,中環金融區「市肺」香港公園內的那株梅樹,已綻出幾點報春的梅花了。

滿園春色中花自不少,更多的是樹。要把香港環境裝點得更加優美宜居,樹比花的作用更大。香港的樹多屬常綠樹,一年四季綠葉不落,讓市民遊客不管什時候都可以滿目蒼翠。雖然香港是人口最稠密的城市之一,不過你不可以否認,整個香港有七成以上土地是綠色的,是由綠樹青草覆蓋的。

難怪廣東一位領導人最近拿珠三角與香港對比,對香港發展了一百多年居然還有大片綠色的「荒野山林」而發出感慨。

事實上,香港的綠色用地不盡是「荒野山林」 ,而是有管理的自然環境,一千一百平方公里中,約四成是受法律保護、獲漁護署管理的郊野公園,公園裡的林木都受到護理。

即使在已開發的市內各區,也有康文署人員負責管理的大量樹木──數達70萬株,都是生長在公園、種植於路旁的樹,有一般的樹木,包括朋友在香港公園看到的那株提前報春的梅樹,還有在電腦化樹木資料庫有紀綠的古樹名木。

隨着香港市民越來越愛護香港這個家的自然環境,樹木的生存狀態也越來越受關注。這是值得高興的事。所有事情,都是在大家都關注之下才可以做得好、辦得成功的,植樹、護樹也一樣。

樹木護理看似簡單,其實是一門專業,不只是澆澆水、鬆鬆土而已。康文署三年內就有444名員工接受過部門的樹木護理訓練; 90名管理及督導級人員接受過海外樹藝專家在香港舉辦的樹木護理課程; 1 2名樹木隊主管曾到海外深造樹藝;還有40名員工考獲了國際樹藝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Arboriculture)的註冊樹藝師資格。康文署並有一支110人的樹木護理隊,分成17隊在各區服務。

如果你細心觀察一下,你一定會發覺,公園和路邊的樹木多了。如果更加細心一些,可能也會發覺有一些樹木倒了,特別是在颱風過後。這是自然的事,在大自然中,樹木的生老病死是生態循環的一部分。但相對之下,我們茁長起來的樹木比倒下的多得多。翻查一下資料發現,自二零零零年以來,康文署植樹近二十九萬株,而移除的約為一萬二千多株。兩相衡量,這些年來樹木增加的數量逾二十七萬株。

香港雖然四季常綠,但樹木的生長仍因季節有別。在冬天裡,樹木生長得緩慢一些,葉子綠得深沉;到了春天就抽枝發芽快一些,葉色綠得翠潤。總之,春天裡的樹木總給人生命興旺、萬物復甦的春意。唐朝詩人劉禹錫有這樣的名句: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我們這裡也不乏下沉的舟、病倒的樹,但更應着眼的,是疾上的千帆、蓬春的萬木。如果還看不到,那就為東風的到來先作好準備吧,總有「東方風來滿眼春」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