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自從香港是不是值得申辦亞運會的問題提出來之後,在社會上引發了不少討論,可見問題受到廣泛關注。

雖然申辦仍處於可行性探討的初步階段,很多人已關注到對這樣的大型運動會要投資多少錢了,而且拿了其他城市的情況作比較。例如有傳媒報道說,廣州要為今年年底舉辦的亞運投資人民幣兩千億元;山東濟南去年舉辦全國運動會,當地有報章也說花了兩千億。北京二零零八年舉辦奧運,也曾有說共投入兩千億元。

這都是非常巨大的投資,套到香港,也很嚇人。

以上數字都有所據,可是必須深入了解、分析。必須看到,這些投資包括對城市建設、運輸、環保等相關工程項目的投資。這些城市本來的基本建設需要提升,於是都把舉行大型運動會作為加快基建的契機。以北京奧運為例,直接成本其實只為23億美元。北京奧運由於市場開發做得好,最後還有盈餘。

至於香港,城市基本設施比較充裕,像路、橋等,要增加的基建項目不會太多,投資總額也就會不同。當然,一定的投資是免不了的,但要投資多少,還有待縝密的評估。我們辦東亞運也積累了經驗。新華社記者曾經發表一篇評論,題目是《不奢華重創新- 「香港模式」塑造綜合性賽事新模式》 ,文中認為「香港模式」所蘊含的不事奢華、講求實用和節儉的理念,以及大膽創新的精神值得後來者借鑒。文章又指出「籌辦體育賽事不僅要以運動員等參會人員為本,還要以東道主的普通民眾為本. . . . . .在基礎設施建設上,真正的以人為本、長遠考慮不是一味求大求全,而是結合普通民眾的需求,實事求是地考量當地未來的發展。 」 「有了明確的原則,東道主大可以因地制宜突破陳規,充分挖掘並展示自身的優勢和亮點,以「心」和「新」博得更多的喝彩。 」

其他地方的一些經驗值得參考。其中一個辦法,是把若干項目分託其他城市協辦。這其實已成為舉辦大型運動會的慣常做法,日本與韓國甚至試過合辦足球世界盃;香港也在這樣的做法下得以成為北京奧運協辦城市,協辦其中的馬術比賽。

廣州亞運也將會這樣做,例如讓帆船項目由汕尾協辦,東莞、佛山也會分擔一些賽事。如果香港舉辦亞運,也可考慮把一些項目分出,但申辦總是香港的事。港協暨奧委會是國際奧委會的成員,它的獨立性必須維護。

香港將來可以邀請協辦的城市不少。香港與珠三角的關係日益密切,隨著兩地之間的交通基建加快進行,彼此往來會更方便,更有利於在大型國際活動上合作。可以預見的是,高鐵會在二零一五年落成,港珠澳大橋將於二零一五至一六年落成。屆時,在一小時生活圈之內,香港會找到更多可以開發的合作空間,這樣的合作關係有戰略意義重要性。香港與深圳越來越緊密下,已有人喻為「雙子城」 。珠三角交通網絡形成之後,加上兩城之間增加通關通道,進一步改進通關措施後, 「雙子城」會更具實質意義。

展望這樣的大環境,香港申辦亞運蘊藏著很大機遇。

歷來,大型國際活動、運動會的舉辦,都具有超乎活動、運動會本身的意義。適當的利用,可以成為推動經濟、民生發展,提高國際地位,改善國際形象的重大契機,以至里程碑。二零零八北京奧運,已成為世界典範。

不妨,把香港申辦亞運的事放在香港與周邊地區未來發展加快的大背景下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