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香港藝術館有一個很好的畫展在舉行,這就是「獨立風骨─ ─吳冠中捐贈展」 。好,當然是因為畫好,去看看,可以得到很好的藝術薰陶、享受。但我以為,畫展的意義不止於此。

吳冠中的名字,很多香港人熟悉;即使對繪畫所知不多,相信多年來也會在新聞報道中知道,他的畫在拍賣會上屢創新高,售價驚人。他的畫,每幅都價值不菲。香港藝術館展出的幾十幅畫,都是藝術家本人精挑細選的精品,算起來,價值更加巨大了。

我這麼說,似乎俗氣了,怎能用錢來衡量一個標榜藝術家「風骨」的畫展?其實,這不過是從別一個角度去認識吳冠中的風骨而已。

這樣一位隨手可以「畫出銀紙」來的畫家,常人可能想像,是個生活極端講究的富豪吧?這樣的畫家所在多有,站出來,一身行頭嚇人;住的巨宅,更是氣派非凡。可是據到過吳冠中在北京寓所的人介紹,他的家稱得上是北京最近流行話所說的「蝸居」 ,不過是七八十平方米的公寓。這樣面積的單位,在香港屬中小型單位;在內地,就更加「不上檔次」了。

有人簡單統計了一下,他的畫作近年在市場上拍賣的總額達到16億港元。這與畫家本人過著的極簡樸生活,就像畫家水墨作品的黑與白,對比強烈。

事實上,吳冠中不僅是甘於淡泊,而且享受淡泊。他的最大樂趣是藝術上的創造,最大的喜悅是被理解、遇知音,最大的願望是作品讓更多人欣賞。

因為這樣,他一次又一次把作品捐贈給香港藝術館,包括他認為最有代表性的作品《雙燕》 。這幅堪稱香港藝術館鎮館之寶的作品,就放在這次展覽最矚目的中央位置上,觀眾一進展場,一直穿過仿江南黛瓦粉牆民居的一扇大門走進去,迎面就看到。

香港人很早就懂得欣賞吳冠中,可以說,吳冠中相當程度上是通過香港的知音人,一步一步為世界認識,使他的作品一幅接一幅成為國際拍賣會上搶手貨的。我大概在七十年代末,就通過舊同事李流丹編輯的美術版,認識到吳冠中的作品。那時,吳冠中剛開始由油畫轉而也畫水墨畫不久,他別樹一幟的水墨畫經常通過李流丹的介紹,讓香港的美術愛好者認識。

他在香港結交的朋友多了,經常有往還,多次到香港開畫展,還專門到香港街頭速寫,無怪乎有人說「 (吳冠中)先生無疑是香港的一分子」了。

吳冠中無疑對香港是厚愛的,從他一再給香港藝術館贈畫,還送出他的調色板、畫氈等,充分看得出。這不是因為他在香港賣出了多少畫,而是由於一個醉心藝術創作的畫家,經多年觀察,對香港特殊文化環境的喜愛、信任。

他多年來一再對香港的文化環境表示讚賞,認為香港處於「東西方之間,是雙方經濟、文化的匯點」 ,在位置、管理和文化交流方面都很理想; 「在香港的制度下,很多東西都很公正」 ,讓好的創作能夠出頭。

這確是香港的特色和優勢。 「獨立風骨─ ─吳冠中捐贈展」 ,可以讓人們對吳冠中的創作與風骨,對香港優越的文化環境,都有更深刻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