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香港義工黃福榮在青海大地震中為搶救孤兒院師生而犧牲的事蹟,感動了很多人,無論在香港還是內地,都激起了廣泛讚頌之聲。聽得最多的是四個字─ ─無私奉獻。

這四個字的確可以作為黃福榮事蹟,和他不長的一生的概括。

黃福榮,如果不是在這場大災難中迸發出生命最後的絢麗和悲壯,可能不會有太多人知道他的人格的偉大。可以說,他沒有多大能量,多大影響力。他是個貨車司機,不可以對需要救援的人提供太多物質支援。

可是他願意為有需要的人提供自己僅有的援助,有時可能不過是一個親切的微笑,一個擁抱的溫暖,還有:在關鍵時刻奮力搬開幾個石頭,伸手作一個及時的牽拉,而這打開了一條生路。

從絕對量來說,這真的不算什麼,但這很具體的顯示出,什麼叫做無私奉獻。

香港是個以追求個人財富為社會經濟發展最大動力的地方,甚至有人認為香港人就是要自私自利,這裡確實也不乏這樣的人,也有人因此而風生水起。偏偏在這樣一個地方,無私奉獻處處可見。

如果接觸過被學者稱為「第一代」香港人的上一輩香港人,一定會感受到這樣的奉獻精神。他們在二戰前後到香港,在物質極度匱乏之下為一家、為下一代的安穩,默默耕耘,百般忍耐,開放包容,從而讓香港產生了戰後出生和成長起來的一代精英分子。這一代香港人,可以說是無私奉獻的樣板。他們的奉獻或許主要限於家庭之內,但當有需要時,對內地親友、街坊鄰里的支援、照顧,一樣是力所能及地盡力而為。當國家出現危難,更是義不容辭。

幾十年來,香港社會發生了非常深刻的變化,連家庭結構也大大改變了,以前的大家庭分割為一個個核心小家庭。可是我感覺到,香港社會在潛移默化中保留著上一代的無私奉獻精神,這樣的精神,可以說是香港的傳統價值觀之一。如果只有個人奮鬥,而沒有無私關愛,就不成為香港社會。

我接觸過香港不少慈善團體,它們大部分都有悠久的歷史,由早年的社會基層成長起來,若能綜合,可以寫成內容豐富的香港華人社會發展史。它們現時的運作方式可能與以前有了很大區別,但主事人都不乏向社會奉獻之心。

我也接觸過很多每每在社會需要為救災凝聚力量時,站起來振臂一呼的演藝界人士,他們為無論香港、內地、世界受災者竭力奔走的熾熱激情,經常使我激動。

我也接觸過很多總是面帶笑容的義工,從他們身上我最受感染的,是服務是最大快樂的精神。

這些都是香港人無私奉獻精神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