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想不到,香港藝術館的「獨立風骨─ ─吳冠中捐贈展」還未降下帷幕,畫展的主角吳冠中先離世了。

這個畫展的場刊的封面,印上畫家捐贈給香港藝術館的一幅水墨作品的局部,幾枝殘荷瘦骨嶙峋,橫斜穿插水面,一派冷峻傲岸,絕似畫家的自我寫照。畫題卻正是《拋了年華》 。

這又讓人想起,畫家在北京得知香港藝術館為這個畫展取的名字時,在座的他的幾位學生都認為名字取得恰如其分,而畫家卻笑道「幾經風波,只剩骨頭一把」 ,輕描淡寫地道出了畫家一生的幾許辛酸,幾許堅持。

吳冠中對藝術追求的執拗頑強,是中國畫壇出了名的。他為此吃盡了苦頭,甚至撞得頭破血流,可是,他認準路向,素心不改,決不動搖。

由此,可以理解他為什麼特別喜歡自己晚年的一幅作品─ ─ 《朱顏未改》 。這是他二零零一年創作的,之後一直掛在自己客廳裡。後來,他又以此為題寫了文章,縱筆展開題意: 「李煜哀痛地思念他失去了的豪華宮殿:只是朱顏改。流水留不住落花,落花留不住紅,誰也留不住紅。我濃抹重彩,一味顯示朱顏未改,或朱顏不改,一廂情願。 」

「一廂情願」 ,顯示阻力不小,也顯示決心很大。可以說,吳冠中的創作一直是「一廂情願」地進行的;他的不斷引起爭議的藝術見解也一樣,明知有人不愛聽,也照說不誤。

吳冠中這樣一幅述懷明志的作品,現在也捐贈到香港藝術館來了。宣布這幅畫連同其他四幅新作一同又贈送給香港的記者會剛開過幾個小時,畫家離世的消息就從北京傳來了。

吳冠中多年來一直表明,一定要在去世前做好兩件事,一是把自己好作品找到好歸宿,二是把認為不好的作品毀掉,以免謬種留傳。我們可以相信,他最後送給香港的,都是他最有代表性的力作。

不過, 「朱顏不改」又有另一面。吳冠中在「矢志不改」之中,卻又不斷在改,這就是表達其思想情感的繪畫技法。他從畫油畫到畫水墨畫,從畫具象到畫抽象,藝術手法不斷在探索求變,尋求突破。 《朱顏未改》之外的四幅畫都是他人生最後約半年裡的創作,最能表現他貫徹一生、至死不渝的求新、求變、求改。

改與不改之間,畫家強調「風箏不斷綫」,可以看作是對他過去六十年藝術生涯的簡單概括。畫家為這次畫展題了幾行字: 「獨木橋頭一背影,過橋遠去,不知走向何方。60年歲月流逝,他又過到了獨木橋,老了,傷了,走上橋,面向眾生。 」字跡就印在場刊上,也寫在場館。

60年,應由一九五零年算起,那是他自巴黎學習三年後歸國的時候,而那獨木橋就是香港,他是經香港回國的。經過一個甲子的流轉,吳冠中又回到香港,讓自己的最好畫作與精神留存在這個他引以為知音的地方。

我很高興香港得到這位大師的信任,更希望香港有更多藝術知音人,協力把香港建立為地區的文化藝術中心。

圖片說明: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左二)於「獨立風骨-吳冠中捐贈展」中欣賞吳冠中作品「鄉情與鄉愁」 。

圖片說明:曾德成(右一)欣賞吳冠中作品「苦瓜家園」 。

圖片說明:曾德成欣賞吳冠中題字「風箏不斷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