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局 長 隨 筆

 

港 人 人 性 光 輝 的 展 現
 
2010 年 8 月 29 日

過 去 一 周 , 香 港 人 的 心 情 一 直 難 以 平 復 , 菲 律 賓 槍 手 挾 持 香 港 遊 客 作 人 質 事 件 造 成 的 傷 痛 , 不 斷 螫 刺 著 大 家 的 心 。 電 視 上 每 一 個 鏡 頭 的 重 播 , 事 件 每 一 個 新 的 發 展 , 都 可 能 讓 大 家 受 創 的 傷 口 重 新 淌 血 。

現 代 的 現 場 傳 播 技 術 , 把 香 港 八 人 死 亡 , 另 外 七 人 受 傷 的 慘 劇 , 活 生 生 地 在 所 有 香 港 人 家 庭 的 廳 堂 中 展 現 出 來 。 這 造 成 的 廣 泛 心 靈 創 傷 , 相 信 要 一 段 日 子 才 能 撫 平 , 淡 忘 下 去 。

不 過 , 我 們 也 應 當 通 過 昏 暗 而 血 色 的 畫 面 , 看 到 香 港 人 積 極 、 堅 毅 、 無 畏 的 身 影 。 儘 管 我 們 仍 然 未 能 全 面 了 解 事 情 的 幕 後 實 況 , 但 從 至 今 可 以 了 解 的 事 實 , 我 們 在 同 情 、 關 懷 突 遭 厄 劫 的 港 人 遊 客 時 , 不 能 不 敬 佩 他 們 在 危 難 中 表 現 出 來 的 冷 靜 、 靈 活 、 勇 敢 和 忠 於 職 守 的 情 操 。

死 者 遺 體 經 特 區 政 府 的 專 機 接 送 返 抵 香 港 , 我 在 機 場 參 與 迎 接 , 看 著 淺 色 的 靈 柩 一 具 具 輕 輕 載 出 , 不 由 得 在 腦 中 閃 現 出 馬 尼 拉 死 亡 巴 士 上 一 個 一 個 幽 暗 的 畫 面 。

我 仿 佛 見 到 領 隊 謝 廷 駿 及 時 在 巴 士 後 座 冷 靜 地 給 香 港 的 公 司 打 通 電 話 , 匯 報 了 突 如 其 來 的 挾 持 事 件 ; 他 的 靈 柩 安 穩 越 過 , 仿 佛 在 為 團 員 作 最 後 一 程 護 送 ;

我 又 仿 佛 見 到 團 員 梁 錦 榮 與 其 他 幾 名 團 員 一 起 , 在 槍 手 大 開 殺 戒 時 撲 上 前 制 止 , 試 圖 救 人 , 結 果 被 當 場 殺 害 ;

我 又 仿 佛 見 到 梁 錦 榮 的 女 兒 梁 頌 儀 , 為 保 衛 哥 哥 梁 頌 學 , 撲 前 擋 住 子 彈 而 被 奪 走 了 14 歲 的 年 輕 生 命 ;

我 又 仿 佛 見 到 當 護 士 的 團 員 曾 懿 麗 , 在 獲 許 帶 著 兩 個 子 女 離 開 時 , 機 智 而 冷 靜 地 把 一 名 11 歲 團 員 也 認 作 親 人 , 帶 離 險 境 ;

… … 。

那 驚 慄 駭 人 的 十 多 個 小 時 中 , 一 定 還 有 更 多 感 人 的 情 節 , 只 是 我 們 都 仍 無 法 完 整 了 解 。 可 以 相 信 的 是 , 這 些 港 人 都 在 臨 危 中 表 現 出 了 難 能 可 貴 的 品 格 和 人 性 光 輝 。 這 難 免 使 人 想 到 文 天 祥 的 遺 句 : 「 時 窮 節 乃 見 , 一 一 垂 丹 青 。 」 這 些 港 人 都 是 平 平 凡 凡 的 香 港 居 民 , 不 一 定 為 很 多 人 熟 悉 , 但 他 們 都 能 在 危 急 關 頭 展 現 出 令 人 肅 然 起 敬 的 事 蹟 來 , 讓 香 港 人 也 讓 世 人 懷 念 和 傷 痛 。

我 想 , 這 些 都 不 是 人 性 的 突 然 激 化 , 而 是 他 們 在 平 常 生 活 中 就 孕 育 著 的 個 性 , 只 是 到 了 非 常 時 刻 , 才 有 所 展 現 而 為 人 知 道 而 已 。

這 又 使 人 回 想 到 幾 年 前 , 當 「 沙 士 」 無 聲 無 息 地 撲 向 香 港 的 時 候 , 香 港 人 面 對 這 看 來 無 法 抵 禦 的 疾 病 孤 立 無 援 , 但 站 在 最 前 線 的 醫 護 人 員 秉 持 專 業 精 神 , 堅 守 崗 位 , 最 後 戰 勝 病 魔 , 贏 得 國 際 社 會 的 高 度 讚 賞 。

馬 尼 拉 的 慘 劇 令 人 既 悲 且 憤 , 但 也 讓 人 見 到 了 香 港 人 高 貴 的 人 性 光 輝 , 並 使 人 更 加 懂 得 , 從 個 人 到 社 會 都 必 須 有 備 無 患 。 相 對 於 彼 邦 的 進 退 失 據 , 我 們 在 痛 苦 中 總 算 危 而 不 亂 。 希 望 我 們 整 體 都 能 繼 續 保 持 警 覺 , 居 安 思 危 。


回上頁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