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香港地方雖小,但不乏禪林寺院,一些並且屬於香港歷史最悠久的文化勝蹟。屯門的青山禪院,據說就可以追溯到一千五百年前的東晉時代。隨著人口日眾,開發不斷,本港不少出家人清修之地,已陷入鬧市裡。當今能夠保存下來的佛門清淨地,特別是一些多年艱苦經營而得以成片形成的淨土,就更加彌足珍貴。

香港竟然還保留著這樣的淨土嗎?是的,香港一項重大成就,是開發的土地只佔兩三成,其餘保存著綠色植被。這些綠色地帶是讓上述淨土得到遠離塵囂的保證。我日前就到過這樣一個難得的地方,只是,我在那裡多所環境清幽的精舍之間徜徉、為香港難得淨土而讚嘆的同時,卻凛然驚覺,那兒的資源已受到土地開發商的威脅。

我說的是處於大嶼山深山之上的鹿湖。大家都知道,大嶼山是香港重要的佛門聖地,昂坪一帶大大小小的寺廟最為人熟悉,那裡的天壇大佛更是遠近馳名,飛機上也可以看到。饒宗頤教授的「心經簡林」也在那裡。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昂坪附近的深山密林之間,還隱藏著很多一心要遠離繁囂,務求寧靜致遠、觀心悟道的佛門靜苑。其中一個集中地就是鹿湖,位於昂坪以西約兩公里之處。

當日天氣很熱,我由在當地工作的同事引路,貼上同事特別為我準備了的防蚊貼,穿過林蔭草叢,走進這個只聞鳥語蟲聲的地帶。先見到的是鹿湖精舍,據說是大嶼山最早建立的修行地,山門上墨色漫漶的對聯曰:
鹿苑風清翻掃徑
湖源水淨不沾塵
山門後的房舍窗戶緊閉,我們沒有敲門擾人,續隨山徑而去,路過了大覺寺和慧修院。一片寂寥中忽聞人聲,接著獲幾位比丘尼和居士迎到樂生蓮社,參觀了那裡的經堂,然後再隨曲徑行至毘梨淨院。從毘梨淨院向北遠眺,正對象山,眼前景象就是當地民諺所說的「大象拖小象」 ,下句則為「代代出和尚」 。

佛門有三寶:佛、法、僧。和尚為寶,而和尚不是隨便能出的,要有得以讓和尚修行的環境條件才行。中國有「自古名山僧侶多」之說,傳統佛寺多建於深山之中,以利靜思修行。香港沒有多少高山幽谷,大嶼山算是較高且遠之地,因而不少佛門靜地修到那裡去。可是大嶼山上的清靜已受噪音打破了。

我們從毘梨淨院出來再轉去覺修寺─ ─一個經常有城市中人前來尋求修心養性的地方。由此往北行,就明顯可見牟利企業介入的建築工程了,證明對利潤的爭逐已入侵這片淨土。覺修旁邊的一條山澗,竟然已被新建設截流了。

據當地的佛門人士說,早在三年前已有地產公司覬覦當地的土地,不斷有人以不同方式誘使那裡的出家人、村民出讓業權。一些變化慢慢出現了,一棵棵大樹被砍伐,一個個山頭禿頂,開始出現了一些治安問題。

香港的自由開放讓各種宗教信仰得以發展,亦得到保護。不同宗教亦反過來給社會帶來穩定、祥和。對宗教活動的侵擾實在不利於社會和諧。佛教徒在鹿湖的索居靜修,據說已有上百年歷史。鹿湖雖無湖,但確實是香港一個有寶貴人文價值,值得保育的地方。

折返樂生蓮社準備回程時,那裡的晚課已開始。雖未聞暮鼓之聲,此行可以省思之處頗不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