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周日中午到油麻地走了一趟, 了解將油麻地戲院及紅磚屋改建為戲曲活動中心的工程計劃,這將成為粵劇的一個重要訓練場地。談到粵劇,大家都會帶着自豪的說 ,這是香港本土文化的代表。這無疑是對的,特區政府也因此大力扶持、推廣香港粵劇的發展。

不過,這樣做其實也反映了粵劇這種古老藝術在香港發展中正遇到不少困難。

粵劇從當年的省城廣州流傳到香港後,有過很輝煌的成就,產生過很多蜚聲省港澳以至海外各地華埠的大老倌、劇目、劇團以至流派。在這過程中, 連伴奏的音樂 、 樂器也有不少創新,使由粵劇派生出來的廣東音樂也蓬勃發展起來 。如今論及粵劇的源流和發展,都一定不能不談到香港藝人的巨大貢獻。

粵劇和中國各地的戲曲藝術都一樣,是在民間形成和發展起來的藝術形式,有非常鮮明的地方和民間特色,其中既有投草根民眾所好的俚俗一面,又有文人參與而寄情抒懷的高雅一面,當然更少不 了的,是日夜靠這門技藝謀生的藝人作出的創作貢獻。這形成了中國戲曲雅俗共賞的特點,與西方廟堂之上的歌劇大異其趣。

香港粵劇在發展至最高峰的期間,也是把以上特點發展得淋漓盡致的時候。那時,有大量 不同年齡層的觀眾,有多如繁星的伶人戲子,也有不少修養非凡的編劇人才。他們共同在民間形成有香港特點的粵劇藝術。

粵劇的兩個主要陣地是過去省港並稱的廣州和香港。由於兩地的政治、經濟、文化環境各有走向,同源的粵劇於是發展出不同風格。這不單止是行內人的認識 ,一般粵劇、粵曲愛好者也一致同意。他們一聽一看, 便可以分辨得出兩地的不同味道來 。

依我個人的粗淺見 識 ,這種分野與粵劇在兩地的生態有關:香港粵劇始終根植於民間,由民間劇團藝人主導,而廣州粵劇則主要由政府牽頭, 兩者在劇團經費、人才培訓、劇本編寫等等方面都有區別。 兩者之間的得失、 利弊,很值得探討。據我所知,問題還很有爭議性, 兩種路向和產生的風格各有支持者。

不過也是明擺着的是, 兩地粵劇都面對着如何繼往開來的問題。

近年隨着粵港關係加強, 兩地粵劇恢復 了過往的密切 來往,正在通過加強交流 ,互相吸收對方的長處,補自己的不足。 例如,廣州(包括珠三角以至湛江各市)粵劇重新引入民間力 量 , 不再清一色由官方主導;香港也由過去缺乏官方扶持到現在獲得政府大力支持,這主要是回歸以來十餘年的事。

對於粵劇,我不算熟悉,但我常常謹記的是:這是本土文化。重點在「本土」 兩字,就是說這是從香港的土地上、汲取香港的養分成長起來的,有着原生態的「野性」 。這「野性」是它可貴生命力的所在, 不應輕易人為地丟失。給予扶持,主要是着眼於提供必要的條件,協助加強粵劇的生命力 ,而不是把它移植到溫室裡去。

要做到這一點,必須讓更多人──各階層、各年齡段的人參與進來 ,以收到擴大根基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