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隨著香港社會發展,市民對體育設施的需求不斷增加。過去十年,政府在赤柱、觀塘、大角咀、將軍澳、北區、大埔、馬鞍山、天水圍和東涌興建了九個體育館。馬鞍山運動場第二期、赤柱正灘水上活動中心和將軍澳運動場也相繼落成,全港體育設施是明顯增多了。

但前瞻發展趨勢,這仍然滿足不了市民日益增長的需求;如果要多舉辦國際體壇盛事,差距就更大。我們的政策既是要持續推動全民普及體育運動、支持精英運動員創出佳績、以及在港舉辦體壇盛事,就需要在落實各項促進措施的同時,規劃和興建更多體育或多用途設施。這方面的工作已在進行,在討論是否申辦2023年亞洲運動會的諮詢文件裡,就提到已規劃興建的場館設施。

興建體育設施,不僅要解決土地、資金、工程等問題,首先有一個觀念的問題。

譬如,一塊地點適中、交通方便的土地,到底是興建商場好、還是興建運動場好?不同的回答,會反映不同的價值觀。政府規劃部門和法定諮詢機構,已有一套較科學的方針去衡量抉擇。不過,我仍有聽到截然不同的意見:一方面有人告訴我,某處球場很難訂得到檔期;另一方面,又有人說那裡平日看不到有幾個人。香港人工作忙,能一起踢球的時間集中在工餘時段,規律就是如此,場地是否不符效益?

又如,我們既要滿足一般市民日常活動的需要,又要滿足舉辦大型國際比賽的需要。舉辦大型國際比賽,必須符合國際比賽的較高標準,觀眾看台較大,以容納從各地來觀賽的運動員和觀眾。可是本地日常活動沒有必要太多觀眾席,看台佔去相當空間,平日是空置的。我們哪一些場館才適宜建較多公眾席呢?

馬鞍山運動場就是一個實例。政府1999年申辦2006年亞運會時,馬鞍山運動場已經落成。當時計劃,倘若申辦成功會加建座位,後來申辦失敗,就不增加座位了,以免造成浪費。至於馬鞍山體育館,當年申辦時建議設3 000個座位,這場館現時有1 000個固定座位和500個摺合式座位;如有需要,可加設臨時座位,以容納共4 000觀眾。日前有傳媒說這是政府沒有兌現承諾,公眾可以評一評理。

網球界的朋友告訴我,香港具有許多優越條件,可以成為舉辦世界級網球盛事的地點,卻獨欠符合盛事標準的網球場,所以一直辦不成,倒是上海這方面成功了。朋友不客氣告訴我,亞洲多數大城市擁有的網球場都遠比香港好,包括如北京、上海、廣州、東京、大阪、首爾、吉隆坡和胡志明市。在這方面,香港甚至不如澳門、成都、重慶、深圳、濟南、南京、寧波、武漢、昆明,還有其他。他說,香港的網球場設施肯定不是世界級,不是地區級,甚至不是省市級。

所謂世界級盛事標準的網球場,需設有觀眾座位不少於五千個,還要有醫療室、傳媒室等配套設施。這些觀眾席和配套設施,一年用不上幾次,是否算浪費呢?上一段提到的一大串城市,是否都養了「大白象」 ?網球界朋友認為絕非浪費,他們指出精英運動與普及運動的緊密關係,指出體育盛事與推廣體育文化的關係。他們看到鄰近城市的迎頭趕上,已經心急如焚了。

體育設施要考慮普及運動使用與精英運動員培訓的平衡,兩者似乎有衝突,其實是互為促進的,普及可以促成精英冒起,而精英又能推動普及。

到香港各區走走,會聽到市民強烈要求增建體育設施。推動增建體育設施,則需要觀念突破。

這些平衡,肯定都是政府和市民都關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