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歐美大學生都知道gap year ,香港大學生廣泛接觸西方事物,也都會知道。 Gap year似乎沒有一個廣泛認受的中文譯法,直譯可稱作「空隙年」 。據一般認識,這是指暫時休學從事其他活動,通常是大學畢業後到就業之前的一段時間,但這其實不只是個時間的概念,而具有特定內容。

這概念最早出現於上世紀六十年代,也就是當戰後「嬰兒潮」一代人踏進成年期的年代,西方一些國家為了鼓勵這些剛讀完書的年輕人擴闊眼界,了解外面世界,於是採取措施,資助他們到發展相對落後的國家去,為當地人做義務的短期服務,並希望通過增加互相了解,促進和平。其中最出名的計劃,就是美國甘迺迪總統建立的「和平隊」 。

Gap year因而主要是指大學畢業後,先到欠發達地區做義工,再回國就業或升學的那段日子。美國大學生如果能夠加入「和平隊」 ,這段日子長達27個月,包括三個月的訓練。

很多人都知道「和平隊」 ,事實上,多年來它讓很多美國青年得到磨練,為他們下一階段的人生歷程,作了堅實的鋪墊,並造就了出人頭地的人才。至今,每年仍有大量美國大學生申請加入。

這些年來,香港也有不少青年在完成學生生涯,尚未投身就業之前,抽取時間去做背囊一族, 「周遊列國」 ,去看看世界。所見所聞,常成為日後珍貴的回憶。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宣布的「香港青年服務團」計劃,既為了向內地貧困地區提供較長期的服務,也為了讓香港的年輕人有一段不一般的經歷,鍛鍊意志,擴闊眼界,並加深對國家的認識。參加者要在服務地區逗留半年至一年。

現時到境外參與義務工作的香港人,大多自行負擔交通、食宿等開支。年輕人經濟能力有限,一般難以參與中長期義務工作,政府因而會向參加者提供生活、交通津貼,還提供醫療保險。參加者主要提供衛生、教育、環保、藝術等方面的知識訓練。

計劃會與團體合作展開。這些團體除了要向參加者提供生活技能、衛生、語文等方面的基本訓練,還會到內地探訪參加者,以監察活動的進展。

近年來, 「做義工」已在香港形成風氣,從小學生到長者都參與。黃福榮是其中的表表者,他半年前在青海玉樹為搶救地震中被困孩子而犧牲的事蹟,不但感動了香港人,也感動了內地同胞,使回內地作義工服務更受尊敬。

做義工,當然要付出,但得益可能更大,尤其是對於年輕人。他們若能好好利用gap year ,到經濟條件不如香港的地方,作較長時間的服務與體驗,一定會對今後的學習、事業以至人生有更高瞻遠矚的看法。這肯定不會是個輕鬆享樂的gap year ,但會是個意義深遠、蘊涵豐富的gap yea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