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時隔三年, 《清明上河圖》又在香港掀起熱潮來了。上一回是二零零七年,北宋張擇端的長卷真蹟從北京故宮運到香港展出。到香港藝術館欣賞的市民大排長龍,創下香港藝術館的觀眾人數最高紀錄。這一次,是上海世博中國館的「鎮館之寶」 、電子動態版《清明上河圖》挾譽而來,我們推出近百萬張門票,也沒法全部滿足市民需要。

到過世博中國館參觀的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定是《清明上河圖》 。不少人用「震撼」 、 「激動」這樣的字眼來形容自己的感受,我也一樣被這個創新的展出震懾了。

觀看之前,大概很多人會像我一樣,以為這不過是把《清明上河圖》放大,而動態也畢竟是動畫而已。一看,再向有關人員一了解,才知道遠不是那麼簡單。

就說放大吧,把原作面積放大七百多倍,很多細節都模糊了,必須動工整理,而這都要有根據地做。這些,都要經宋史以至各方面的專家仔細研究過、得到認可才行。

這個電子動態版因此有很大的創作成分。以圖中的人物為例,原圖有人物814個,現在卻有1068個,增加的人物都是在專家的指導下、根據同時期的其他畫作繪出。每個人物穿什麼服飾、做的是什麼行業、在做什麼都有依據。

我知道有這樣的故事:在一次效果檢查會上,畫面上出現駱駝隊,牽駱駝的人從地上撿起一幅地圖,一打開,地圖上出現「汴梁」兩字。會上的民俗專家立即指出錯漏,原來「汴梁」這稱呼到元代才有,不可能出現在北宋時期的《清明上河圖》上。地圖上「汴梁」二字於是得改為「開封府」 。

這樣重現在我們眼前的,不僅是開封府的繁華熱鬧,而實在是當時世界的最發達文明。

薛鳳旋教授的《中國城市及其文明的演變》一書,引述了Carrington Goodrich一個觀點: 「北宋盛時的中國文明冠蓋全球。 」北宋領土的幅員雖然只及盛唐一半,但確是當時世界上最富有、最文明、最城市化的國度。都城開封自是其中的表表者。

薛鳳旋指出,北宋的財政收入中,非農經濟與農業經濟各佔一半。城市經濟使城市發展出現新動力,漢唐的行政型城市至此轉型為商貿和娛樂型新城市,形成中國城市發展史的新起點。開封於是成為第一個為滿足城市居民和商販需要而構成的都城,有濃烈的經濟、生活氣息。

按當時最繁鬧的開封汴河大街實景繪成的電子動態版《清明上河圖》之所以懾人,主要就是因為這樣逼人的氣息,它通過動態的巨大畫面撲面而來。

《清明上河圖》因此蘊藏了很多中國古老文明的故事,反映了至北宋時在建築、文化、交通、商貿等各方面取得的成就,可以看作是中華文明在當時的結晶。我們將在展覽期間舉辦一系列公開講座,讓市民對此有更深入了解。

這幅巨型畫卷取名為「智慧的長河」很有深意。我們可以從長河中汲取智慧,亦有責任保持這長河奔流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