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局長隨筆

電子動態版的《清明上河圖》開始在香港展出了,從本周二起,會有近百萬市民赴赤鱲角去,觀賞這個第一次從上海世博中國館外借的珍貴展品。前往觀賞的市民,相信不少已在三年前欣賞過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原作,那是「國之重寶」 。那麼現在再去看這個放大了的版本,會有什麼看頭?

我提供一個看點:按照《清明上河圖》 「密碼」去看。

大家都一定知道有所謂達文西(或譯達芬奇) 「密碼」 ,那據說是意大利畫家達文西有意無意在畫作上隱藏的信息。張擇端也這樣做嗎?

《清明上河圖》這幅名畫,九百年來在歷朝宮庭與官民之間輾轉流轉,四次入宮,又四次流失,近年再被收入故宮,是為五進宮了。在這曲折的過程中,加上有三十餘個摹本出現,圍繞著這幅名畫的不解之謎甚多。其中一個是,我們現在見到的是不是完整的《清明上河圖》原作?這是至今仍然無法圓滿解答的謎。

可是,據香港藝術館館長司徒元傑說,三年前,當《清明上河圖》原作到來香港展出時,他們在畫中發現了一個「秘密」 ─ ─可稱為《清明上河圖》 「密碼」 。它為上述謎團提供了一個可能的答案。

上述謎團,還得解釋一下。疑問是明朝人李東陽首先提出的,他在畫後的題跋中提出,原作之前該有宋徽宗以其瘦金體書法寫的「清明上河圖」五字題籤,而且還該有一段描繪遠郊山水的畫面。後來又有不少人覺得長卷的結束太突兀,前國家文物局局長鄭振鐸也曾撰文,認為圖畫的場面還可以延展到金明池為止。這就是說,畫面或前或後都有可能被裁截了。

當《清明上河圖》原作來到香港藝術館展出時,藝術館要為它製造玻璃專櫃。 《清明上河圖》原作整畫面長5.28米,加上頭尾的裝裱,專櫃要長得多。玻璃得從英國訂來,一塊最長六米,於是專櫃長12米,兩塊玻璃在中間併合。

專櫃造好, 《清明上河圖》放進去。為了保護畫面,展館的照明強度有嚴格安排,盡量減少強光照射。在籌備工作進行時,燈光較暗,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到正式開放時,燈光調到較亮,司徒元傑就發現了一個有趣現象:專櫃正中間兩塊玻璃的接合縫,在《清明上河圖》畫面上留下一條陰影線,線條正好落在畫首尾之間的正中央,而這中心點正好就是《清明上河圖》的重心所在─ ─虹橋橋頂。

對這幅名畫稍有了解的都知道,長卷繪畫的汴京繁華景象,最動人心弦的就是虹橋周圍情景,無論橋上橋下、河裡岸上,都花費了畫家最多心思。這個畫面正好在長卷的中心,看來並非巧合,而是張擇端對這幅有幾百個人物、無數場景的長卷精心的安排。

這似乎可以作為「密碼」 ,推斷出長卷並沒有被裁截過,除非裁截者刻意把虹橋這個高潮場境保留在原來正中央的位置。

這個「密碼」其實還有更多意思。在《清明上河圖》加工放大成為百多米長的動態版之後,可以根據這「密碼」欣賞到更多東西。下次再談吧。